♂? ,,

言欢没有回答,也没有答应,她还要安排一些事情,要怎么离开陆家,也要怎么的不脱泥带水的离开,她去的时候,光明正大,她离开的时候,也是一样。

虽然她只有一个人,可是她却是不会让自己丢人。

不管怎么样,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她才是受害者,她两年的时间也不能白送给陆秦,不要回来一些,她怎么对的起自己。

而有些人还要算计她的一辈子,好好的去做春秋大梦吧,

而她就让他的梦,在这一辈子他想做都是没的做的梦,也会是他打的最烂的一手牌。

第二天到是再是开拍时,陆秦还是一样的白着脸,精神不是太好,都是拉到脱水了,双脚都是发软,现在还能站起来,也确实就是不容易的事情,不过站也是站,可是却不一定还能拍戏。

而白少爷与丝雨的对手戏先是跳过了这里,现在要演的就白太太为了给儿子娶亲,把丝雨调到了厨房里面忙去,这也是对的,毕竟谁的敢不愿意和丈夫身边放了一个年轻美貌的的丫头吧,而且这丫头还也是对自己的丈夫有那几分分的。

所以本来还是在太太和少爷面前受尽了宠爱的丝雨,瞬间身份也是一落千丈,而府里的人都是棒高踩代的,以前她有本事的时候,别人还能叫她一声丝雨姑娘,可是现在就连名子都是不再喊了,而再过一些时候,可能就连她的人,也都是被少爷给忘记了。

尤其是男人,本来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

而这一个镜头就是拍的丝雨被送到了厨房里面的事情。

当然这一幕戏,要求的演员的思维和演技跳跃间要十分的快,而且了眼神的变化也是十分的多。

中韩姐妹花的第一次好姐妹写真

言欢其实在几天前就已经想过这一幕戏了,所以,也是知道要怎么演,她的心里自然的有了一定的经验,要是这幕戏的话,她并不怕。

“预备开始。”

导演喊了开始,自己也是跟在摄像机的面前,而此时摄像机的镜头一直都是放在言欢的身上。

还是那两条长辫子,似乎是一尘不变的灰色的衣服,就是此时就是这张脸上似乎是蒙上来的一丝尘,就像是多了一些什么,可是却是没有人懂得。

丝雨走进了屋内,脸上的笑自然也是带动了起来。

“太太,我来给您送汤的,这是厨房那里的人用了几个时辰才是熬好的,汤都是熬成了白色,可是鲜着呢。”

她说着,就将盘中的汤拿了出来,然后放在了白太太的面前,白太太看了那汤一眼,然后不动声色的端了起来。

而丝雨还是站在一边,等着白太太的夸奖的,这鸡汤的味道确实是好,丝雨可以保证,一定是极好喝的,当然也是这对了白太太的味口。

白太太最喜欢喝的,可不就是这么一碗鸡汤来着。

而每一次白太太要是喝完了,味道好的话,时不时的也会赏她一些什么,所以她身上的这些好东西,也都是白太太给的,就连厨房里面做出来的那些精巧的点心,她也都是吃的不少,虽然说,她不是什么正经的主子,可是这日子,过的其实和主子差不多,如果再有一个身份就好了,是的,如果再有一个身份就好了。

哪怕是姨妈妈也成。

而她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也是不断的变化着,一会叹气,一会伤感,一会又是欲言又止,才不出几分钟的时,每一次镜头切过去,她都是不一样的表情,哪怕是镜头没有在她的身上,可是她的眼里,还有她的脸上,她的手上,部都是戏。

“丝雨,多大了?”

白太太将自己手中的鸡汤放了上来,眼睛一挑,也是扫了丝雨一眼。

“太太,我十八了。”

丝雨低下头,可是一双手却是不时的揪紧着自己的衣摆。有些紧张,有些期待,可能还有些其它的什么东西。

“都是十八了啊?”

白太太叹了一声,“这时间过的可真是快,当初我记得来府里的时候,也不过还是一个只会哭的小丫头,现在也都是长成了大姑娘了。”

丝雨讨好的笑着。

其实来府里以前的事情,她都是忘记的差不多了,她从五岁就是在府里了,似乎是家里芝出了变故。爹娘没有办法,养不了一家子人,就把她给卖了,把她给卖了后,最后得些钱,这一家子才能够吃上一顿的饱饭,而想想,她也是真是卖的很便宜。

她丝雨也就只是值了一顿饱饭的钱。

她小时候模样长的好,虽然那是面黄饥瘦的,可是却也能看的出来,长大了那就是一个美人坯子的,当是还被窑子里的妈妈看中了,要把她给买走的,后来还是白太太遇到了,见她可怜,最后才是将她给买了回来,而那时少爷也不过才是八岁左右的孩子。少爷竟是很喜欢她,拉着她的手就叫妹妹,还让白太太生一个这么一个漂亮的妹妹给他。

只是可怜了白老爷也正是在不久前才是去世的,而白少爷不明白,以为爹死了,过不久就又会回来的,就像是铺子里面那些掌柜一样,出去一年半栽之后,就会回来了,而直到他长大了之后,才是知道,原来他的爹这出去了,就永远的不会再是回来了。

可是他那是不知道啊,只是看别人有妹妹十分的喜欢,所以就一直的把丝雨当成了妹妹,所以在白家,他一直都是待丝雨极好。

而一转眼间,青线雨是真的长大了,可是白太太却是自嘲了。

而她老了啊,也是要开始为了白家的未来做准备了。

她再是喜欢丝雨,丝雨也都是下人,不是自家人,哪怕是在她身边长了这么大的,不要说是与白少爷青梅竹成长大,哪怕是差一些她就认了一个干女儿了,说牺牲那就是真的是牺牲掉了。

她是不会让自己儿子身边留下危险的,而丝雨就是一个危险。

“丝雨,知道少爷快成了亲了吧?”

白太太问着丝雨,一双眼睛却是在丝雨的身上打量着。

丝雨的脸色一变,可是最后还是装成不在意的笑了起来,

“我知道啊,府里都是传遍了,丝雨也是替少爷高兴,少爷也真的要成亲了。”榴莲草莓芭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