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云浅什么时候起床的。

他只知道早晨一睁开眼睛,就发现床上早已没有了云浅的影子。

这可把他急坏了。

他顾不上换衣服,直接穿着睡衣,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赤脚噔噔蹬蹬地跑下楼去。

“妈妈?!”

“哎哟,我的小宝贝,你慢点下楼梯,别摔着。”储婉君看着急急忙忙从楼梯上跑下来的Mars,吓的脸色都微微白了。

“我要找妈妈!”Mars急的都快哭了。

储婉君叹了一口气说:“别跑,你妈妈还没回部队,她只是早起来去跑步了。”

储婉君的这番话就像是一剂镇定剂,让Mars瞬间安静了下来。

“真的吗?”他怀疑的看着储婉君。

“真的,奶奶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就好……”Mars紧绷的小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松了一口气。

水手服长发女神海边放飞热气球

他又开始故作镇定的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架势,完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席墨骁。

云浅在海边跑了十五公里,一回到别墅,远远就看到站在门廊下翘首以盼的脖子都快要伸长成长颈鹿的Mars。

“妈妈,给你。”Mars给云浅拿了一双拖鞋。

云浅轻轻地揉了揉Mars柔软的发顶,柔声开口问道:“是不是等很久了?”

“没有,我刚出去没几分钟你就回来了。”Mars脸不红的说道。

储婉君闻言忍俊不禁。

云浅见状就知道,Mars等她等了很久,一时没忍住轻笑出声:“对不起,妈妈只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儿,没想到你会这么紧张,我应该告诉你一声再出去跑步。”

“妈妈,吃晚饭你一定要回部队吗?就不能再在家里住两天吗?”Mars巴巴的望着云浅,一双乌黑明亮的眸子里写满了渴求。

云浅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眼眶一阵发热,她克制住泪意,笑着柔声说道:“妈妈有事情要做,不能继续待在家里陪你们了。”

“那好吧。”Mars还记得席墨骁说过的话,所以他很懂事的应了声,旋即又补充道,“我会在家里照顾好弟弟妹妹,等着你和爸爸早点回来。”

“真乖。”云浅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妈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回部队前我们一起吃早饭。”

“好的。”

云浅去浴室简单冲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迷彩服下了楼。

她穿着军装,整个人身上的柔和气质顿时被消减的七七八八,有种说不出的凛然冷淡严肃的气质。

吃了早饭,云浅是不得不回部队了。

她亲吻了几个孩子的额头,依依不舍的跟他们道别,然后坐进车里,丝毫不给自己伤感的机会,立刻踩下油门,驶出了依云居,朝着军区赶去。

门廊下,只剩下Mars一个人。

视线里,早已没有了云浅那辆车的影子。

Mars抬手摸了摸脸,小手触碰到一股湿意,到底还是没忍住,他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坚强,到底还是哭了。

此刻,他承认自己就是个孩子。

跟其他孩子一样,他也会依赖妈妈,不想跟妈妈分开,想一直跟妈妈在一起。

本书来自麻豆传媒自制国产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