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婉音将手中一包包的东西,交给了梅姐,并嘱咐道:“我知道姐姐生病了,特意买了一些补品,梅姐,你记得给姐姐做点好吃的补补。”

   “知道了。”梅姐应了声,拎着东西走出了卧室。

   余婉音俯身坐在了余笙歌的身边,秀眉微蹙,轻叹了一口气,沉吟道:“姐,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都要吓死我了!”

   余笙歌苦笑,瞥了一眼颜渊,“你先出去吧,我和婉音说会话。”

   颜渊点点头,买着修长的双腿,走出了卧室,而余婉音,从头到尾却一眼都没有看颜渊,似乎,在余婉音看来,颜渊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

   余笙歌从颜渊的身上敛回了目光,抬手将脑门上的毛巾拿了下来,面带微笑地看着余婉音,笑盈盈地说:“我听颜肃说,你们在一起了?”

   闻言,余婉音的双颊顿时一红,深深地低下了头,羞涩的像是一个被抓到早恋的小女孩儿似的。

   “嗯。”她点了点头,轻声地应道。

   “恭喜啊。”余笙歌轻轻地戳了一下余婉音的手臂,莞尔道:“颜肃是个好男人,你能够想明白,也算是能够有一个好归宿,只不过……”

   “姐,你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吗?”余婉音蹙眉,眨了眨澄澈的眸子,对余笙歌问道。

   余笙歌微微摇头,“不是,我只是担心老爷子会阻挠你们在一起。”

   余婉音咬了咬下唇,看着她的模样,像是已经预见了什么事儿似的。

   江伊涵清新动人写真—性感以外的纯美

   余笙歌凝眉,“难道说,老爷子已经出手了?!”

   余婉音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余笙歌的面前,“昨天晚上,颜老爷子找到了我,给了我一笔钱,希望我能够离开颜肃。”

   余笙歌扫了一眼床上的支票。

   三千万,颜老爷子还真是大手笔。

   余笙歌苦笑,她当时选择留下颜渊的身边时,也被老爷子阻挠,好不容易,他们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现在却又轮到了余婉音。

   余笙歌苦笑道:“老爷子这么做,也是因为关心颜肃而已,他不了解你,你也别往心里去。”

   “姐,你能不能帮我把这张支票还给颜老爷子。”余婉音的声音恹恹的。

   自从,在上海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余婉音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不再像是从前一样乖张刁蛮,乖巧的像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

   也总是粘着余笙歌,却不见她再对颜渊有什么心思。

   颜肃也是如此,他能够不在对余笙歌有那种感情,或许,余笙歌还能够解开颜渊和颜肃的心结。

   这是余笙歌最想要看到的,她对余婉音点了点头,“好,我可以帮你转交给颜老爷子,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千万别和老爷子对着干。”

   “我知道,虽然颜老爷子不喜欢我,但是,他还是颜肃的爷爷,我会像是尊重自己的爷爷一样,尊重他老人家的。”余婉音乖巧地说道。

   余笙歌颔了颔首,轻轻在余婉音的手背上拍了拍,宽慰道:“只要你和颜肃有感情,什么困难都打不到你们。”

   “我知道了。”余婉音笑着点了点头,“姐,你身体怎么样了?”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明天我就可以正常上班了。”余笙歌莞尔问道:“在大商场部上班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余婉音说:“大商场部的同事们不知道我以前的事,对我也算是关心,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姐,你才是正确的,爸爸他……”

   说着,晶莹的泪花在眼眶之中滴溜溜的打转。

   提到了余山,余笙歌的心头猛然一顿,心脏像是被什么剜走了一块儿似的,深吸了一口气,沉吟道:“爸,他……”

   余笙歌抿了抿双唇,继续说:“还是怀疑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吗?”

   余婉音闻言,有点尴尬,静默了半晌后,方才启唇说:“姐,这件事,你也别怪爸,毕竟当时……”

   她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道:“姐,对不起,我不是有心想要诽谤大妈的。”

   “没关心,我妈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或许,只有才能够证明一切吧,我想要过段时间做一下亲子鉴定,到时候,一切自然就会明了了,也算是能还我妈一个清白,爸也就不会有疑心了。”

   经过了这段时间,余笙歌已经看开了一起,期初时,余笙歌还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余山的亲生女儿,可现在,她想通了,母亲虽然做过舞女,但是,却不会对不起父亲。

   余婉音淡然点头道:“嗯,到时候,一切就会分明了。”

   又闲聊了一会儿,余婉音起身离开,余笙歌神情恹恹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温煦的夕阳耀在余笙歌的脸上,让她感觉很是温暖,双手撑起了身体,简单了活动了一下,已经躺了三天的时间,身体各个关节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吱。

   颜渊推开了房门,举步走了进来,看着余笙歌精神状态不错,脸上总算是舒展了一抹浅笑,伸出了白皙的大手,轻轻地在余笙歌饱满的额头上摸了摸。

   “嗯。”颜渊满意地点了点头,“总算是退烧了。”

   “把感冒药吃了。”颜渊将两颗胶囊塞进了余笙歌的手里,又试了试水温,感觉温度适合,才递给了余笙歌。

   余笙歌嘟起了双唇,看了看手中的两颗胶囊,轻轻地拉住了颜渊的手,“我都已经好了,能不能不吃药了?”

   颜渊压了压眉,吃的是感冒药,又不是毒药。

   吃两粒胶囊,怎么就是这么困难呢,颜渊撇了撇嘴,沉吟道:“不行,你才刚刚好了一点点,还需要吃点药。”

   “可是,真的很苦。”余笙歌撒娇道。

   “如果不吃药,你就只能够在家里休息,一直到我认为可以了,才能够回凌傲天上班。”颜渊抓住了余笙歌的软肋,开口威胁道。

   “呼……”

   余笙歌呼出了一口气,被颜渊这么一威胁,不吃药也不行了,她硬着头皮,将两颗胶囊塞进了嘴里,又喝了一大口水。

   颜渊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揉了揉余笙歌的头顶,“这才乖。”

   余笙歌撇了撇嘴,轻声呢喃:“就知道欺负我。”

   “你说什么?”颜渊眉梢一挑,疏淡的目光顷刻间变得锐利无比。

   “我、我……”余笙歌语塞,吞了一口口水,笑嘻嘻地说:“我说你真心疼我。”

   “嗯。”颜渊双眸微弯,好似夜空之中的一轮弦月,“你知道就好。”

   余笙歌康复了,最开心的人,无疑就是颜渊。

   看着余笙歌想要起床,颜渊却摇头阻止,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走出了卧室中。

   余笙歌脸色羞红,轻轻地拍了拍颜渊的胸口,轻声说道:“你放我下来,梅姐还在呢。”

   “我给了梅姐两张音乐会的票。”颜渊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她现在应该已经到会场了。”

   余笙歌的唇角微微地抽了抽,总有一股羊入虎口的感觉。

   颜渊将余笙歌放在了餐厅的椅子上,又给她拿来了拖鞋,“别再着凉了。”

   余笙歌穿上了拖鞋,看着餐桌上的烛光和牛排,这几天以来,因为感冒发烧,她每天都只吃几口梅姐熬的白粥,总算是看见了肉,余笙歌吞了一口口水,抬眸望着颜渊,“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牛排了。”

   颜渊并没有回答余笙歌的话,慢条斯理地将面前餐盘中的牛排切成了小块,然后,将切好的牛排,放在了余笙歌的面前,“你身体才刚好,不适合吃太生的牛排,所以,我煎了熟。”

   余笙歌看了一眼颜渊,双眸中累起了朵朵的桃花。

   他的温柔似水,几乎顷刻间淹没了余笙歌,她现在才发现,自己怎么忍心和这样的一个男人冷战了好几天。

   那天从“凌”商场回来之后,颜渊一句话都没有说,当天晚上,她就开始发烧,颜渊就守在她的身边一整夜,不曾合眼,看着颜渊眼下的乌青,余笙歌心疼不已。

   双眼之中渐渐地泛起了一抹晶莹的水色,余笙歌轻轻地抽了抽鼻子,不让眼泪流下来。

   颜渊微微蹙眉,凝望着余笙歌,“怎么?不符合你的胃口吗?”

   余笙歌倏然抬眸,一下子吻住了颜渊的唇。

   颜渊微微一怔,印象当中,余笙歌很少这么主动,他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容,微微地眯了眯双眸,将余笙歌揽入了怀中。

   本是浪漫甜蜜的时刻,可紧随而来的却是颜渊的大手,开始变得不安分了起来,滑进了余笙歌的睡衣中,感受着她丝滑的肌肤。

   “啊!”

   余笙歌惊呼了一声,连忙和颜渊分开,轻轻地打了一下颜渊的手,“讨厌。”

   颜渊痞痞的笑了笑,像是被抓包了似的,“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嗯。”余笙歌点了点头,吃一口牛排,这几天嘴巴里总是没有味道,现在,吃到了颜渊亲手做的牛排,香味在嘴巴里弥散开来,她眯起了双眼,颇为幸福地点了点头,“真好吃。”

   “你大病初愈,好吃也不能吃的太多,容易不消化,我还做了南瓜玉米汤,给你盛一碗。”

   颜渊起身,走进了厨房,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中端着一个瓷碗,金黄色的南瓜玉米粥香甜可口,余笙歌吃了几口牛排后,又喝了一整晚南瓜玉米粥。

   “对了,刚刚余婉音来找你干什么?”

   满意地看着余笙歌吃完了粥,颜渊开口问道。

   余笙歌从睡衣的口袋里拿出了那张支票,递到了颜渊的面前,“婉音和颜肃在一起了,可是,似乎老爷子不太满意,给了婉音三千万,希望婉音能够离开颜肃,婉音想要让我帮她把这张支票还给老爷子。”

   闻言,颜渊微微地蹙起了眉头,疑惑地看向了余笙歌,沉声问道:“你是说,颜肃现在正和余婉音交往?!”2020猫咪地址一地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