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这是要干什么?”叶胜站了起来,呵斥道。

   “我们就想看看,叶天那个叛徒的种,是不是和他一样,一副叛徒相!”一个长相有点凶悍的中年妇女大喝道。

   “叶满彤,说的什么话?”叶胜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冷冷的看着这个中年妇女。

   “家主,这个小崽子可是叛徒叶天的儿子,您怎么能让他回我们叶家?”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也高声喊道。

   “家主,您竟然为了这个小崽子,连我们回来都拒之门外,我看您就是受到了这个小畜生的迷惑,这个小畜生一定是对您用了什么妖法,家主您可要擦亮眼睛啊!”立马就又一个人搭腔道。

   “把这个叛徒的儿子赶出叶家,还我们叶家一片清明!”

   “驱逐叛徒之子,还我叶家清明!”

   这个人群意外的十分团结,而且各个情绪激动,那样子,简直像是要把叶皓给生吞活剥了。

   “都给我住口!”叶胜气的身子都哆嗦了起来,虽然他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武技也退步了很多,不过多年身为叶皓的家主,他的余威犹在,一声大喝,这群不速之客便全部闭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了。

   “爷爷,您别激动,小心气坏了身子,那可就不划算了。”叶皓也站起来了,他走到叶胜的身边,搀扶着叶胜,让叶胜坐了下去。

   “辞离,这是什么情况?”裴佳馨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人群,诧异的向叶辞离发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叶辞离也是完全摸不清楚状况,她往人群之中看了看,不过却没有看到她的爸妈。这让她稍稍放松了一点。

   古风清新小女生春日唯美

   “我知道,各位都是冲着我来的。”叶皓将叶胜扶回座位上坐好,然后走到人群面前,高声道,“不过,我叶皓既然姓叶,血管里流着的,也是纯正的叶家血脉,那我就有资格回到叶家,不管是什么人,都没有理由阻止!”

   “好一个叶家的血脉!”一个两颊无肉,十分瘦削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爹叶天,当年在我们叶家最困难的时候,宣布脱离我们叶家,现在我们叶家摆脱了困境,成为华夏第一家族,便回来继续当我们叶家人,的脸皮还真是厚啊!”

   “当年的真相,我想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现在还拿这种事情来质疑我们父子,我是应该说们傻呢?还是该说们其心可诛呢?”叶皓冷然的看着这群人,道。

   “什么真相不真相,真相就是当年爹叶天抛弃了叶家,从那个时候起,们父子就已经失去了叶家人的身份,更是失去了叶家家主继承人的资格!”这个中年男子大喝道。

   “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看,才是在觊觎这家主之位吧!”叶皓指着他,厉声道。

   “、胡说什么?家主之位……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胜任的?”这个中年男子被叶皓这么反将一军,愣了一下,随后就结结巴巴的反驳道。

   “这倒是说的没错,叶家的家主之位,那的确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胜任的!”叶皓往前走了两步,散发出了他天阶中段的气势,“们这群人,竟然阻碍我们主脉人回归,觊觎家主之位,其心可诛也!”

   叶皓这话就说的有点严重了,直接说对方是奔着家主位置而来,虽然说的是事实,可是将这事儿摆在明面上说,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小畜生,……”之前那个中年妇女再度开口,就要声讨叶皓,不过叶皓却没有让她把话说完,直接上前一个巴掌扇在对方的脸上,把她的脸都给扇歪了。

   这一记耳光,当真是如石破天惊一般,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不敢说话了。

   那个中年妇女叶满彤也是被叶皓这一巴掌给扇懵逼了好一会儿,等她反应过来了,她立马就露出一副十分凶恶的样子,大喊大叫着就要上前来找叶皓拼命。

   原本将这群人给阻隔在外面的,正是叶家护卫队一行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没拦住,总之叶满彤竟然冲过了护卫队的防御,朝叶皓冲了过来。

   叶皓想也不想,一脚就将叶满彤给踩在了脚下,让她动弹不得。

   “混蛋,知道她是谁吗?竟然敢这么对她!”一个看上去和叶满彤有七八分相似的年轻男子看到这一幕,大怒,一边挣脱着护卫队的拦阻,一边大声喊着。

   “叶家家规第十三条,分家成员敢对主脉成员不敬者,家法伺候!”叶皓双手抱臂,冷冷的说道。

   “!”这个年轻男子想要说什么,却是被叶皓这一句话给顶的根本无从反驳。

   “哼,爹他可是早就和叶家断绝了关系,现在可没资格自称是叶家主脉的人!”之前那个瘦削的中年男子冷哼道。

   “叫什么?”叶皓将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冷冷的问道。

   “老子叫叶飞!”瘦削的中年男子也双手抱臂,冷冷道。

   “文山,将这个叫叶飞的给我拿下!”叶皓打手一挥,道。

   随着他一声令下,一群人从叶家大院的四面八方跑了出来,将连同叶家护卫队在内的所有人都给包围了起来,而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的年轻男子径直走到了叶飞的身边,直接就将叶飞给抓住了,叶飞刚要反抗,叶皓用手指一弹,一颗小石子被他弹了出去,正中叶飞的胸口,叶飞只感觉自己浑身一麻,便没有了力气,所以这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子顺利的将他给抓住了。

   戴着金边眼镜的男子,自然是李文山。

   李文山押着叶飞,来到了叶皓的面前,略一用力,就将叶飞压的跪在了叶皓的面前。

   “小杂种,什么意思?”人群之中叫喊的最起劲的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厉喝道,他并不觉得叶皓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

   然而下一刻,叶皓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将他举的双脚离地一米多高。

   “是叫……叶琛是吧!”视频软件ap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