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成交。”

   想到自己的银行卡里即将多出七百万巨款,薛晨心跳不禁有些加快。

   也许是心情太过激动,又喝了不少茶水,薛晨感觉自己膀胱有些发胀,起身说了一声,走出了包房。

   等薛晨一离开,秦岚立刻对林雄天说道:“林总,我看他应该是尝到了一次赌石的甜头,所以想要继续赌下去,但您应该清楚,赌石的风险非常大,就算是我们公司有专门的赌石师傅,有十几年的赌石经验,但每年购买回来的原石开采出的翡翠也只能保本而已,只有进行深加工才能够得到利润,我们是不是应该劝一劝他,免得他陷进去。”

   “岚姐,我看薛晨不像是一时冲动、脑袋发热的人,应该不是想的那种赌徒,而是有些把握的。”林熙蓉思索着说道。自从薛晨救了她之后,心里莫名的对薛晨非常信任。

   “嗯,熙蓉说的有道理。这小子不像是一个被暴利冲昏头脑的人,他既然敢赌,肯定是有一些把握,也许有着我们不知道的赌石本事,不用担心,况且,如果他真的陷进去,也可以适时的提醒他一下。”林雄天右手捏着茶杯,若有所思的说道。

   “明白了。”秦岚看了一下表,又道:“张京宪应该快到了。”

   林雄天放下茶杯,沉声道:“我打听了一下,张京宪在三天时间破获了这次涉及三千万、影响十分广泛的抢劫大案,受到了上面的欣赏,会调到阳安河源分局担任局长。”

   “河源分局。”秦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们天韵珠宝除了苏南总店外的第二大分店,就在阳安市的河源区,所以,和他认识一下是十分有必要的。”林雄天道。

   薛晨去了趟洗手间,平稳了一下突然得到七百万巨款的激动心情,回来后刚坐下不一会儿,张京宪踩着约定的时间走了进来。

   纯真少女初夏可爱高清晰写真

   服务员见人都到齐了,也开始呈上各色菜品。

   席间,林雄天十分爽朗的说道:“素闻张队长在阳安市刑警队十年,破获大小案件上千件,这一次更是只用三天时间就破了案,追回了价值几千万的赃物,也帮我们公司挽回了巨大的损失,真是多谢张队长。”

   “林老板客气了,这是我们公安刑警的本职工作,能够快速的破获这起大案,也少不了上级领导的统筹指挥和广大群众的支持。”张京宪不急不缓的说道。

   云州省珠宝行业龙头天韵珠宝的老总邀请,还是打着感谢挽回损失的名义,他自然是要来的。

   “张队长,这位是我的女儿林熙蓉,这两位,您应该都见过,我们公司的市场部总监秦岚,大兴珠宝鉴定师薛晨。”林雄天一一介绍道。

   张京宪看到薛晨,目光停留了一下,说道:“这一次能够如此快速的破案,多亏薛先生提供的重要线索。”

   张京宪对于为破获这起大案提供了重要线索的薛晨,印象十分深刻。不仅仅是因为薛晨提供了线索,还因为昨天发生的一件事,让他感觉薛晨这个人有点“问题”。

   他昨天又重新看了一遍对四名犯罪嫌疑人的提审记录,发现一个很细微的点,那几颗自制的白磷烟雾弹没有一颗是嫌疑犯苗文龙扔出去的,可薛晨报案的时候说的却是亲眼看到苗文龙扔出了烟雾弹。

   有了这个发现,张京宪推测薛晨是在说谎,甚至怀疑薛晨在案发前就已经知道将会发生抢劫案,而且已经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信息。

   薛晨和犯罪嫌疑人之间,很可能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联!

   由于这个案子非常大,而且已经结案,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可身为一个老刑警,这件事情搞不清,他如鲠在喉,总感觉心里有事困扰着他,昨天他思考了很久,还是没有完想通。

   “他究竟隐瞒了什么?”

   很快,菜品上齐,几个人一边品尝,一边闲谈着。

   “林老板,这家餐厅装饰的很不错,看起来很让人舒心。”张京宪看了一眼包间内的装饰,心中忽然一动,开口说道。

   林雄天没有多想,附和着点了点头:“是不错,很有品味。”

   “尤其是大厅门前摆放的那盆花,开的挺不错,很漂亮,我很喜欢,就是不知道那叫什么花。”张京宪继续道。

   “这个……我还真没有注意到,没想到张队长还是一个爱花的人。”林雄天笑了笑。

   “薛先生的眼力和记忆力那么好,连只见过一次面的犯罪嫌疑人的面孔都能一清二楚的记得,我想一定记得门口的那盆花吧。”张京宪转而看向薛晨,眼睛里透着一丝精光。

   “嗯?”

   薛晨微微一愣,他只记得门口是有一盆花,但究竟是什么花,他却没有一点印象。

   见张京宪突然问自己,他也没有多想,下意识的开启了透视,穿过包间的墙看了几眼。

   他们所在的包间正好紧邻二楼的楼梯口,他的视线很顺利的就看到了门口,也看到那那盆花。

   “张队长说的门口的那盆花,我记得应该是一盆金弹子。”薛晨看了几眼后,收回目光,对张京宪说道。

   闻言,张京宪手里拿着的筷子突然抖了一下,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着薛晨:“……刚才说什么?”

   “我说门口的那盆花应该是叫金弹子,对吧?”薛晨又说了一遍。

   “啊,没问题,是啊,就是金弹子。”

   张京宪不自然的表情在脸上一闪而逝,心里一阵翻腾,思路也有些凌乱了。

   “他竟然记得!竟然记得大厅门口摆放的一盆花!难道他的眼力和记忆力真的这么好?”

   张京宪自然不是真的关心那盆花,只是找个由头,想要借机试探试探薛晨。

   他本以为,薛晨肯定也会说没有注意到门口的花,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顺势表现出对薛晨的眼力表示怀疑,门口如此醒目的一盆花都没有注意到,怎么可能记得只看过几眼的犯罪嫌疑人的面孔?

   然后,他再巧妙的说出嫌疑人苗文龙提审的口供和薛晨报案时的出入,在他想来,薛晨一定会被他的发现惊住,甚至表现出慌乱。

   这样,他就可以趁机质问薛晨,就能够找出问题所在,解除他心中的疑惑,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获。

   可是,薛晨竟然真的记得餐厅门口的一盆盆栽!

   “是我想多了,把事情想复杂了?”

   张京宪自问,如果他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如此清晰的记住周围的环境的细节,不仅是他,就是整个云州省警界,也没有人能够做得到。

   张京宪震惊,林雄天和秦岚也没料想到薛晨竟然会注意到门口的一盆花,都大感意外。

   张京宪被薛晨表现出的不凡眼力和强大的记忆力狠狠的震了一下,舒了一口气后,由衷的称赞道:“佩服佩服,薛先生不愧是行业翘楚,难怪能够记得犯罪嫌疑人的面孔,如果是我们公安系统的人,肯定对破大案疑案有所帮助。”

   秦岚美眸一闪,接着说道:“薛晨虽然不是公安系统的人,但如果张队长有需要,为了人民群众,我想他也肯定义不容辞,不会拒绝的。”

   “不错,我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市民,不能像张队长一样天天和犯罪作斗争,但是如果能为云州省的安定做出一点微薄的贡献,我自然是乐意的。”薛晨表示同意。

   张京宪笑道:“薛先生的高超眼力和记忆力,我领教了,以后说不得真的会麻烦。”

   听到张京宪这话,林雄天眼神微动,适时说道:“天韵珠宝公司能够做到今日,得益于云州省的安定,我也愿意为云州省的稳定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

   “哦?”张京宪看着林雄天。

   “天韵珠宝联合薛晨,愿意共同捐赠两百台新的办公电脑。我们天韵珠宝公司的分店在河源区,这些办公电脑就捐给河源分局吧,不知道张队长能不能帮着走一下程序。”

   张京宪一听这话,连连点头道:“林老板和薛先生有这份心思,实属难得,我先替河源分区的同志感谢二位了。”

   聚餐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张京宪率先起身表示要离开,薛晨三个人一同将他送出了餐厅。

   站在餐厅门口,看着张京宪开车离开,薛晨舒了一口气,挠了挠头:“林总,捐赠电脑的事……”

   “张京宪要调任河源分局,想要快一点坐稳位子,自然要得到下面干警的广泛支持,我们在这个时候给与援手,对他顺利接手分局会有帮助。”林雄天背着手说道:“至于捐赠电脑的事,不需要操心,也用不了多少钱。”

   “这不好吧,既然是联名捐赠,要不我也出点?”薛晨犹豫着说道。

   “薛晨,就听林总的吧。”秦岚唇角含笑看着薛晨,眸子里流转着迷人的光泽。

   “不错,薛晨,这件事情不用再说了。”林雄天浑不在意的摆摆手。ta99app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