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方行心里想什么,坐在这个位子上的安乐看的一清二楚,不过他这点心思,在安乐看来却是无关大雅,甚至有这么一双眼睛盯着蒋忠泽,对她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更让人放心。

   安乐翘了翘唇角,眼里闪过一丝讥诮,看着蒋忠泽出面俯首施礼:“臣亦请命为陛下追查此事。”

   比起一眼看穿、诸多毛病的狄方行,蒋忠泽这个人才叫她看不透,或许是她终究本事不到家,对这样一个处处完美,几乎不留任何破绽的人有些抵触和惊忧。

   这样的人不好把控。她知道蒋忠泽曾是父皇的人,孝忠大楚皇室,做事滴水不漏,父皇在时也十分信任这个人,对她,蒋忠泽亦没有任何变化,所做所行,依旧没有任何僭越之处。比起狄方行的贪功,世族坦露的政客之心,裴行庭的世故圆滑,乔环的愚忠老朽,这个人的身上几乎找不到任何的弱点。她不太喜欢这种不好把控的人,但却不得不承认,对于天子来说,这是个几乎完美的臣子,不用委实可惜了。

   心中一刹那想过无数的念头,终究汇成一句话:“那朕就命你二人共同携理此案!”

   帝王权术这种东西,她也在慢慢熟悉。

   ……

   夜色升起,长安城里的茶楼酒肆也热闹了起来。

   裴宗之从路边的灯铺中挑了一盏兔子灯递给身边的张解。

   张解怔了一怔,接过兔子灯道谢,其实他已经不喜欢这种小玩意儿了。

   “不喜欢吗?”小小少年脸上怔忪的神情一点不错的落入了裴宗之眼中,裴宗之伸手接回了兔子灯,奇道,“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没有精力去喜欢这些东西了。”张解抿了抿唇,在灯铺昏黄的光影下,柔和的五官竟透出了几分罕见的坚定,“我已经长大了。”

   清纯校花mm周末时光蜷缩闺房图片

   若是长不大,又怎么对得起救他出来的杨公?护他周全的宋二他们?还有……护他离开,对他拳拳苦心的……姐姐?

   少年眼神中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忧愁。

   裴宗之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你活的很累,成版人短视频app奶茶比我小时候累。”他生来好似不知烦恼为何物,也直到近些日子,才渐渐明白世间人情世故。

   “没有办法啊!”小少年脸上的笑容坦然,小小年纪已有几分霁月风清,“我是张氏子弟,这是我该做的事情。”

   “其实现在也不用那么累。”裴宗之在路边的路墩上坐了下来,他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份,如普通小民一般坐在路墩之上和他说话,“她那么累就是不希望你累,她要你记住自己张氏子孙的身份,但报仇这种事,你现在还不必去做。如果她能做完的话,你完全不必做这件事。只要她活着,报仇这种事她来做,你要做的只是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人前,告诉别人张氏子孙是如何的出类拔萃,不负先祖盛名。”

   张解脸上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凝滞,半晌之后,低下了头:“可是太累了啊……”

   “她还不觉得累。”裴宗之说着看着一行人行色匆匆的打马在人群里穿行,话题一转,“你说发生什么事了?”

   张解抬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待到那行人彻底消失在人群之中,才开口道:“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应是京中权贵家中之人,去往方向应当是前往皇城的方向。城东富户权贵确实不少,可家中有急事竟要去往皇城报与天子的不多。京城方向有辅星陨落,这些时日的话,算一算应当是郭太师了。”

   见微知著,只有想的比别人多一些,才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错,是郭太师。”裴宗之点了点头,印证了他的猜测,掐指算的手还未收起,“太师于一刻前薨了。”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张解说道,“我并非不能接受生死,但张氏被害并非人之常情,而是仇怨,所以我不服。”

   “不服你也什么都不必做。”裴宗之手按在他的脑袋上让他看着自己,“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等,等一个时机,现在时机未到!”

   ……

   夜色深深,往常到点离开大理寺的狄方行屋中却是一片灯火通明,大理寺的官吏在其中来回走动,书册翻动声不绝于耳。

   “哟,还没走呢啊!”林立阳拎着一坛酒探进一只脑袋,对着这满面愁容的同僚感慨道,“本想找你喝酒的,现在看来是喝不成了。”

   “再喝屁股下的位子都要不保了!”狄方行冷哼了一声,双手握拳,显然有些愤恨,“那姓蒋的老货天天抢人饭碗,简直欺人太甚!”

   林立阳摸了摸脑袋:“那我这个位子还好,没有人来抢……”

   “你那是什么好位子么?天天同那些刁民打交道,没少被人骂吧!”狄方行白了他一眼,“我这个就不一样了,国之重臣啊!算了算了,反正说了你也听不懂。”

   “我是听不懂!”林立阳敲开酒坛的泥封,酒香四溢,他灌了一口酒,才拿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酒渍,“那要不要帮你去探探蒋忠泽那里查的怎么样了?”

   “还用你查!”狄方行一掌拍在桌案上,冷笑,“我早派人盯着他了。”

   “有人在盯着吏部衙门。”才从吏部衙门出来的王栩看向那黑暗中两个喂蚊子的大理寺官吏,“狄方行这举动也未免太明显了吧!”

   “他手下没有什么得力之人,便干脆扯下面皮了。”崔璟视线从那两个拍蚊子的大理寺官吏身上略过,“只要脸皮够厚,他这样派人看着,蒋大人还真不能如何。”

   “虽说看着蒋大人并不将狄方行放在眼里,但他今日这架势,势必是要挑灯夜战了。”王栩手上折扇展开,在夜色里摇了摇,“看来蒋大人也没有这般淡然啊!”

   “他当然不敢放松,素日里几乎事事交由你我二人来做,今日却让我二人早退了,显然我世族也在他查的名头里。”崔璟摇了摇头,“不过这件事就不是你我二人操心的了,交由祖父他们便可。”

   “陈善的手一向长的很,甚至或许已经超出了你我的想象。”王栩走了两步停了下来,转过头来问他,“你还记得张家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