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宫氏集团摩天大厦顶层天窗跃层宽敞的会议室内。

   每天的例行会议刚刚结束。

   宫司屿一改阴冷深沉的表情,拿出手机就准备给纪由乃发消息。

   可会议室外的行政男秘书却匆匆忙忙走进来。

   “宫总,一位自称岳建勋的先生从四号线打来。”

   宫司屿一怔,岳建勋?

   慢条斯理的回总裁办公室拿起电话接听,宫司屿开就问。

   “岳将军有事打我私人号就行,怎么打专线?”

   谁知,岳建勋气严肃,不答反问。

   “宫少专线有没有加密防窃听?”

   凤眸冷冷一眯,“加了。”

   “那接下来我的话你听好了,两个多时前,中科大附中发生一起命案,死的是安家私生女安希,刚刚云打电话向我求救,有人指认纪姐是凶手,她被抓走了,我本想出面先将纪姐保释出来,却被告知这起命案已被警视总厅厅长亲自接手处理,定性为故意杀人恶性案件,看得出,这里面有猫腻,势必是安家人从中作梗,纪姐现在很危险,但我是军方的人,无权干涉,还请谅解。”

   小清新美女大自然里

   在听到纪由乃被警察抓走的那一瞬。

   就像有一只手,死死揪住了宫司屿的心!

   他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家伙才在学校受了委屈,就又出了这种事!

   黑沉的凤眸浮现阴寒森冷。

   “谢岳将军告知,我自己会处理。”

   宫司屿挂断电话,眼神异常可怕。

   白斐然见了心惊,却未多嘴,只是一副听候差遣的模样。

   安家的私生女安希死了?

   他和纪由乃前脚才在拍卖会让安蓝吃了大亏受了侮辱,后脚安家不过死了个不受宠的女儿就闹到了警视总厅!

   宫司屿冷笑连连,这就是安蓝准备予以还击的报复?

   谁知,片刻,又一个专线电话打进。

   白斐然接听后,神情戒备的将电话递给宫司屿,“自称安家律师打来的。”

   宫司屿拿起电话,富二代马甲包app官网下载“给你30秒。”

   “宫少,我受安蓝姐嘱托,转告一句话,纪由乃姐涉嫌杀害安家四姐,若证据确凿,她将被判终生监禁,商量余地不是没有,但宫少必须为此前对安蓝姐做出的恶性行为做出诚恳道歉,安姐了,最好是下跪。”

   宫司屿二话没,直接把电话掐断,踩碎,阴戾至极。

   手指暗暗收紧,抓住桌角的边沿。

   泛起森森冷戾的毒笑。

   “行啊安蓝,跟我玩阴的?”

   白斐然见宫司屿勾唇乍现的阴寒笑意,顿觉背后发凉。

   他已许久未见过自家少爷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

   从前,每每少爷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

   那便是有人要家破人亡,有人要身败名裂,有人遭殃了……

   白斐然发怔之际,突听宫司屿冷笑的问了句:“我记得,警视总厅厅长万北国的儿子在纽约读书,妻子陪读,是这样,没错吧?”

   “是的,少爷。”

   “万北国还有个养了三年的女人,我听大着肚子在伦敦养胎呢?”

   “的确。”

   邪魅优雅的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宫司屿潇洒披在肩上,朝着白斐然露出嗜血阴冷的笑,“联系我在美国和英国的手下,儿子妻子先绑了,那个三儿肚子里的孩子……弄了吧,做干净了给我把他没出生孩子的照片发给万北国,告诉他,想保住大儿子就乖乖做我的狗,别去和安蓝狼狈为奸。”

   “对了,留个后手,给我打个电话去慰问下警视总厅的副厅闫安,问问他想不想做正厅位置,要想坐,就按我的去做。”

   白斐然冷漠颔首,效率极高的着手开始办理宫司屿吩咐的事。

   他并没有过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只知道,能让少爷突然这么狠辣,怕是纪姐又出事了。

   -

   魏奇峰在监控室眼睁睁的见审讯室的双向镜被用一块巨大的黑布遮住。

   然后监控室里所有的监视器都被屏蔽信号干扰,成了雪花屏。

   连监听审讯室的设备都被屏蔽器切断。

   一时间,整个审讯室就如一个密室。

   没人知道里面将发生什么,听不到,也看不到。

   更离谱的是,审讯室门,两个警视总厅的人把手在那,一副谁都不让进的嚣张样!

   纪由乃被重新铐上了手铐,绑在了椅子上。

   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他的手提箱里拿出一个注满液体的针筒,缓缓朝她走了过来。

   他身形消瘦,颧骨凸起,一脸冷漠。

   就像死神在一步步朝着自己靠近。

   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为什么都证明她不是凶手了!

   这些人却还是把她囚禁在这?

   不恐慌是假的。

   可比起害怕,纪由乃心底莫名浮起的怒意更盛。

   一双上翘的杏眸染上丝丝冷,死死盯着即将给她注射药物的医生。

   “你要给我打什么东西!”

   然后,就听瘦高冷漠的医生泛起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这是3.4,一种新型神经性药物,国内秘密部门特制出,专门对付那些不愿意开实话的顽固性分子。”

   纪由乃听得心惊,浑身开始泛冷,冒出冷汗。

   只感觉到手臂一痛。

   针筒里的液体已经缓缓注入她的体内。

   接着,就听那医生饶有兴致的冷笑:“当药效起作用,这种高强度神经毒药,会使你身上下的神经末梢感觉到无比的疼痛,没人有,能够承受的。”

   眼底的怨怒开始弥漫四溢,那被压制的怨气又开始升腾。

   “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什么?就凭有人想看你生不如死的样子!”

   有人想看她生不如死?

   纪由乃猛地一震,美眸紧缩。

   是谁!

   脑海转速飞快,她开始一个个过滤和自己结怨的人。

   姑妈?不,她没这个能力。

   温妤?不至于。

   直到想到安蓝……纪由乃心觉不对。

   安蓝?安希?

   一个姓!难道……

   纪由乃见到不远处的女警打开了摄像机,镜头对准了她,开始话:“警视总厅针对精神病案犯审讯开始,马医生,是否对该病人注射了使其保持清醒的药物?”

   “已注射完毕。”

   听着女警和医生的对话,纪由乃细思极恐。

   他们对着视频的是注射了清醒药物。

   实际上给她注入的却是折磨她精神的毒素!

   这些人!是想严刑逼供,屈打成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