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如此,智能腕表原本捕捉不到的福莱德斯的意识也渐渐复苏。

他的脑波强度持续提高,表明思维活跃度直线跃升,仿佛设备过载。

原本安静沉睡的福莱德斯脸上突然再度浮现出扭曲痛苦的表情,血管根根暴胀,但他手指的晃动却再度加快,并且依然呈现出明显规律。

此情此情,让陈锋倍感茫然。

从福莱德斯的表情看,大约是他的神经元细胞彻底走到生命尽头,他又进入了之前的发呆状态。

但他却还能完成图纸,又显示出他的思维依然清醒。

陈锋只狠小福无法如正常人那样集中注意力,并主动向神经链接设备输送信息,不然他真想知道福莱德斯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腕表传出的监测数据十分全面,包含了血氧浓度、血压、心跳、各脏器状态模拟、细胞增殖分裂基因稳定性等等多方面。

此时陈锋眼前能看到一个人体模拟建模,正是小福的状况。

正常人的建模是通体绿色,哪个脏器有问题,哪个位置就变成红色。

但此时小福是整个人都泛红光,大脑更是红得发紫。

陈锋既亲眼见过空白者死亡时的状态,又在谢尔盖的秘密基地里见过克隆人基因崩溃时的相关描述。

赤雪:性感又清纯

依照常理,福莱德斯体内的所有细胞,尤其是神经元细胞均已走到生命的尽头,那么他的身躯应该迅速蜷缩起来,整个人应该以很快的速度像漏气的气球般塌陷下去。

这才是谢尔盖的每一个克隆体自然死亡时应有的模样。

可他这虽在痛苦挣扎,但思维依然敏捷,还能顶着格拉斯人胶质身躯的束缚,以莫大的力量稳定控制手指划线,又是怎的一回事?

陈锋搞不懂了。

并且格拉斯人似乎也开始感到不适,果冻般的身体扭曲颤抖,那两根代表量子网络通讯能力的圆球相互间的电弧迸发频率与强度骤然拉高。

陈锋决定冒险打开银河战甲智能模式,重新接通薇星架构的小型网络。

“薇星!将全部算力分配到分析福莱德斯身体状况上!”

三秒后,薇星给出全新的深度分析成果,陈锋才恍然大悟。

是他之前多次通过注射血清的方式,尝试共享给小福的复苏因子生效了。

当克隆人的基因进入持续崩解状态时,DNA链本应该像倒塌的乐高多米诺般散开得七零八落,但复苏因子却取代了弱相互作用分子键的力量,将本该散开的DNA链强行稳定的束缚在一起,暂且阻断了福莱德斯体内基因信息崩解的链式反应。

从医学角度上讲,复苏因子变成了垂死病人的ECMO系统。

有过程反应,就需要耗能。

复苏因子ECMO消耗的就是生命力。

原本小福的细胞已衰老到积重难返的地步,不可能再经得起折腾,提供不了这生命力。

然而此时格拉斯人的无数根胶体软管正在他体内,一边维持着他的内循环和供能,一边尝试将其同化。

要同化对方,首先就是要改变自身性质。

这倒霉的格拉斯人吞下小福已经至少三分钟,胶体软管的伪装改性早已完成,基本算是福莱德斯身体的一部分。

这可是纯天然无排斥的上好能源,复苏因子果断盯上,并牢牢附着其上,开始抽吸格拉斯人的营养物质与生命力。

这是小福将死未死的生理原因,思维层面中却还有更深层次的变化。

在之前的吞噬过程中,格拉斯人先利用自身天赋组建出足以入侵人脑的量子风暴,将福莱德斯的思维完全笼罩。

但小福每次进入呆滞状态时,颅内思维风暴都将变得极度狂躁,这是量子漩涡的第一重加速。

有过濒死经历的人都知道,人在临死前,思维活跃度同样会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度,一些脑海中被遗忘的潜意识将会不受控制的疯狂倾斜而出,一些早已被记忆主动遗忘的生命里的重要阶段的画面将会如走马灯一般回放,又称回光返照。

这是小福思维量子漩涡的第二重加速。

双重加速让他的意识彻底冲破了格拉斯人的封锁。

同时,他对完成工作的强大执念却又让他下意识的主动控制思想,迅速集中注意力推算设计方案,并继续用手指划线完善图纸。

原本是要吞噬他思维的格拉斯人的半生物半机械结构量子思维反过来被他所压制、渗透与调用,成了他自身思维的一部分。

自此,福莱德斯体内的状况改变过程形成了完美的逻辑闭环。

如果不是他本就即将寿终正寝,他的基因崩溃链式反应不会被点燃第一缕火星。

如果不是基因崩溃激活了复苏因子的最强反馈,复苏因子便不会反过来强势抢夺格拉斯人的生命力。

如果之前陈锋不曾给福莱德斯注射复苏因子,那么上一步操作的前提也不会存在。

如果不是他每次进入呆滞状态时,颅内风暴会增强,思维强度的第一重加速便不会有。

如果不是人类具有濒死时回光返照的天赋,第二重加速也不会有。

如果他心中对完成舰船设计没有执念,那么即便他的思维极度活跃,也只会短暂的放一些无意义的走马灯,便迅速结束。

如果福莱德斯不是一个单纯到人生几乎没有任何值得纪念的地方的人,那么他真会放走马灯,然后在某个阶段戛然而止,让他在思维层面上重新落入下方。

但没有这样。

哪怕他的语言中枢稍微靠谱一点,他也会有这样那样的杂念。

偏偏他的语言中枢能力就是0。

也正是因为他单纯到了极致,个人意志纯洁到近乎空白者,才导致他最终的执念选择了一项浩大的,短期内无法完成的工作,反过来持续吞噬消磨格拉斯人的思维。

另外,如果格拉斯人换一个时间,别在今天来找福莱德斯的麻烦,那么一切也都不会发生。

无数个本不该发生的奇迹般的巧合,构成了如今这匪夷所思的局面。

每一个巧合都是重要拼图,缺一不可,一点误差都不能有。

这是迄今为止陈锋所见的,仅次于自己的穿越第二奇迹。

时间一点点过去,格拉斯人的挣扎从未停止,但无济于事。

一分钟过去了,果冻的体型微不可查的小了一圈。

十分钟……

三个小时过去了。

原本应该在格拉斯人的同化吞噬中彻底消失的福莱德斯依然躺在地上,手指却还晃悠个不停。

原本体型庞大的格拉斯人却凭空不见了。

从视觉效果上看,小福的身体变成了一块超能吸的海绵,吸干了比自己体型还大的水。

在格拉斯人的果冻胶质彻底消失的瞬间,他停滞许久的心跳突然恢复。

陈锋瞪大眼睛看了个全程,一直揉眼。

终于,倒在地上的白面小年轻猛然睁眼,然后站直起身。

他手也不晃了,而是小心翼翼的探出右手拿捏向前方兀自旋转着的菱形智脑核心,左手则同步打开旁边的虚拟操作面板,以极快的速度输入智脑核心休止命令,防止取走东西时当场炸机。

很显然,没了束缚之后,他又瞬间无缝切换回被袭击之前的状态,准备继续完成未竟的事业。

一分钟后,小福顺利拿下菱形物,并将其快速装入他的银河甲旁边的储存匣中。

看着福莱德斯这一通娴熟操作,陈锋默默点赞。

强,无敌!

陈锋眼前的播报面板中,原本通体发红投影已然变成全绿。

他不但生理机能状态正好,就连基因结构也重新稳定了下来。

阳光、朝气且生机勃勃。

这分明就是个正值十八岁的小年轻!

陈锋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福莱德斯?”

小福回头,“跟……跟……什么事?先……先哲大人。”

陈锋猛然捏拳。

这下稳了。

在两个生命融合的内部竞争中,福莱德斯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他不但险死还生,甚至连先天残缺的语言中枢也恢复了!

至于为什么他立马就能张口说话,陈锋并不奇怪,二人相处着许久以来,他没少听陈锋碎碎念着自言自语,陈锋也没少拉着他唠叨。

另外,他在幼年时本就接受过虽然无效,但人工智能预置程序依然严格执行完毕的语言培训。

现在他只是迅速整合完成了自己本该拥有的能力。

总之,他真正的活下来了,得到了第二条命,并且是真正活着的命。

从来都铁石心肠的陈锋突然觉得眼眶里有点湿润。

自己倒霉了这么久,运气终于好了一次。

他第一次特别想感谢命运。

小福先茫然片刻,似乎是在回忆些什么,渐渐的,他空洞的眼睛里稍微有了些神光。

“先……先哲,谢谢你。”

陈锋摆手,“别叫我什么先哲,叫哥。”

福莱德斯略显紧张摆手,“不……不能的。”

他看起来依然十分木讷内向,但比起之前却已是天壤之别。

“哈哈哈哈哈!没什么不能,我说的,你必须做。总之,好!好得很!没事,你慢慢就会习惯叫哥了。这次咱俩兄弟齐心,肯定能干成大事!”

陈锋哪管小福的客套,十分得意忘形的直拍他肩膀。

“嗯!”

福莱德斯这句话倒是回答得十分干脆,丝毫没有结巴。

但几乎同时,薇星那边却已经给陈锋汇报消息。

它刚刚收到了一副完整的晨风二号全新分析实验室的完整设计图。

得,这神人一边和陈锋聊天,脑子里还能双线程传输信息的!

这又是人类不具备的能力了。

人类要想与人工智能链接思维,必须全神贯注。

小福却能多线程双开,想来是他吸收了格拉斯人的天赋后得到的能力。

“哦对了,福莱德斯是我给你起的名字。你现在自己有主意了,不然自己想个名字吧?或者干脆就叫谢尔盖?”

陈锋再度问道。

小福却摇了摇头,“不,我喜欢五这个数字。我是福莱德斯,也不是谢尔盖。谢尔盖能在你的世界长住,但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假如在你的下一条时间线中,太阳系文明没有被终结,那么谢尔盖不会创造克隆体,也就不会有我。所以我会珍惜机会的。这一次,我会为你工作,直到生命的终结。希望当你为人类创造出新的未来后,能把福莱德斯这个名字也写进历史中,证明我曾经存在。”

陈锋:“……”

有时候,思维能力太强,脑子转得太快也不见得是好事。

这是多么成熟的世界观!

多么了不起的思维!

但这想法也可能是他之前便已经有了,只是如今才能被他用语言表达出来。

只是话题突然由喜转悲,稍许沉重。

聪明人无需安慰,也无法安慰。

陈锋愣神片刻,点了点头,“谢谢你。”

“嗯。”

小福再应了声,便又立马回到他的银河甲中,走到舰船操作面板前开始分析数据,同时语速极快的与陈锋解释道:“这艘战舰比我们的更先进一些,但它参加实战演练的次数太多,也曾经遭受过高能辐射的扫荡,线路老化严重,很难修复,很多功能单元也被破坏了。另外,它的整体设计也不符合我们潜伏行动的需求。所以把上面能用的东西都拆回我们的船上吧。”

陈锋正欲认可,小福马上又话锋一转,“宇宙材料学第一册第一课,特殊高原子量同位素的弦震荡原理……”

陈锋:“不是,你在干嘛?”

“给哥哥你讲课啊。如果这次我们失败了,你总要多学一些东西带回去的,你下次也能用上。你之前学习这门课程的时候,我看你学得很痛苦,我可以用比较浅显的办法给你讲解的。”

陈锋白眼狂翻。

这人还在给薇星快速输送设计图!

这次是全新的动力总成设计单元!

他的新设计里把两人脚下这艘银河级战舰里的可拆卸设备都给算上了。

什么见鬼的思维转换能力!

什么见鬼的多线程思路!

陈大师曾经以为自己是神经病人思路广。

现在他表示输得彻底。

在下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