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和尚微微皱眉,不过看书生有没有想再理众人的意思,他便打算先找找看。

几人在书柜中来来回回翻越了好几遍,徐子墨发现这里的书种类繁多。

主要都是关于红尘宫里面的事情,基本上各个种类都涵盖着。

这样找起来太繁琐了,徐子墨有些不耐烦。

看着书生说道:“我们要找关于天伦教的书。”

书生抬头看了徐子墨一眼,说道:“那是,城内不允许出现的。”

“我知道你有,”徐子墨说道。

“可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呢?”书生笑道。

“这本书能换你的命,应该还算值吧,”徐子墨想了想,说道。

“我们是神女宫出来的,你还是配合一下比较好。”

“我这人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不想惹麻烦,”书生摇摇头,说道。

“神女宫何时都招男子了。”

清纯西瓜妹如花似玉倾城美图

他说着将一本厚厚的书扔给了徐子墨。

“书你可以带走,以后这书阁不允许你们再进入。”

徐子墨低头看了看这本书,很厚,而且似乎尘封了许久。

他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带着书回到了客栈中。

这本书里面对于天伦教的记载很详细,连起源和公孙弘天的事迹都一五一十的写着。

作为很早一批来到红尘宫的人,公孙弘天原本以为自己算是看破红尘,有种出家的感悟。

但当真正到来时,他才明白自己只是一时迷失罢了。

只不过那时候悔之晚矣,这红尘宫进来后便不准出现。

公孙弘天不甘心一生都沦陷在这处禁地内,便建立了天伦教的雏形。

他联合了许多跟他一样的迷失之辈,开启了自己漫长的反抗之路。

所谓天伦二字,不过天伦之乐罢了。

世间之美好那般多,又岂能甘心破红尘而出。

…………

后面的内容大都是天伦教在起初发展困难,和神女宫的围剿之下,一步步壮大的故事。

徐子墨没有细看,他大概看了一些之后,便决定去往天伦教。

三人也没有在炎武城停留,下午时分,就一路朝北边走去。

天伦教是允许外来人去他们那里的,甚至也一直在广泛的发展着教众,让自己越来越强大。

黄昏倒映在天地边。

天空被金黄色的云层所渲染,一轮落日缓缓降下。

在天黑之前,徐子墨几人终于来到了天伦城内。

事实上天伦城不仅仅是一座城池那么简单。

它横跨了整个北边,其面积之广阔难以想象。

而天伦教就身处城池的中心点,统御也守护着这座城池。

高大的城墙出现了在视野中,城墙连绵不绝,一望无际消失在尽头。

“天伦之乐,众生百态。”

城墙的两旁分别刻着四个字,两边也站着两名守门的护卫。

进城的所有人都必须经过登记。

“你们来自何方?”守门的护卫看着徐子墨三人,说道。

“我们是刚刚来红尘宫的,想投靠天伦教,”大智和尚笑道。

“天伦教欢迎任何人,但若是居心不良,也绝不会轻饶,”护卫说道。

“因为你们不是天伦城的子民,在城内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天。”

护卫说着分别将三块令牌递给了徐子墨三人。

提醒道:“三天后,凭借这块令牌出城。

若是没能按照规定时间出城,一旦被查到,后果很严重。”

三人走进城池后,哪怕以后是傍晚了,但城内已经热闹非凡。

在这里,就仿佛与外界的世界没什么不同。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大智和尚看着徐子墨,问道。

“找到公孙弘天,然后杀掉他,”徐子墨说道。

“天伦教在城池的中心点,教众有数十万之多,打起来会很麻烦的,”大智和尚说道。

“到时候万一被公孙弘天跑掉躲起来,会更麻烦。”

“那就直接找到公孙弘天,先别打草惊蛇,”徐子墨说道。

他看向顾悦,说道:“到时候你先找个房间躲起来,毕竟你修为那么低。”

顾悦微微点点头。

三人准备在靠近天伦教的地方找一间客栈,这样也方便了解一些。

因为天伦城实在是太过于辽阔的原因,从城池一边去另一边的时候,城内有专门的马车。

三人找了三辆马车,分别朝城中心而去。

到达城中心后,徐子墨发现这里的繁华程度要更加的热闹。

天伦教的四周有巡查的弟子。

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旁边有一条繁华的闹市,三人便在其中找了一家客栈先安顿下来。

城内人来人往,夜市的各种食物香味扑鼻而来。

找好客栈后,三人在一楼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要了一壶酒和一些菜。

“你说,我们要不要混进天伦教内?”大智和尚低声问道。

“浪费时间,哪有这么好进去的,”徐子墨说道。

“他不想话费过多时间在红尘宫内,要不是怕打草惊蛇,早杀进去了。”

“可我们这在等也不是一回事啊,万一一直没消息怎么办,”大智和尚回道。

正当几人苦思办法的时候,只见一名身体有些摇晃,似乎轻微醉酒的男子晃晃悠悠从外面走了进来。

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着。

“李奎,你又怎么了?”这男子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客栈内有一些客人笑着问道。

“别提了,伙计,把店内最好的酒和菜都给我上来,”那叫李奎的男子坐下来。

猛拍桌子,骂骂咧咧的喊道。

“天伦教的人实在是太嚣张了,我刚刚在赌坊赢了一大笔,都被抢走了。”

“谁啊,这么明目张胆,”有人好奇的问道。

“还能有谁,方九那小人呗,”李奎冷哼道。

他看着伙计端上来的猪蹄,直接拿起来就啃,仿佛在宣泄自己的不满般。

“那没办法了,方九以前就是咱们这里的小混混,谁让人家攀上了天荀公子,”有人啧啧了两下,遗憾的说道。

“有天荀公子撑腰,咱们还是少惹为妙。”

“天荀公子不管怎么说,也是咱们天伦教的少教主,怎么会看上这种小人,”李奎不服气的说道。

说着又大口喝了几口酒。

“想不通啊,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