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o章 四少威武霸气

王波突然间情绪激动,满嘴笃定就是沈长坤干的这个事。

“警察同志,你一定要抓住他,肯定是沈长坤干的,我听别的司机说过一嘴,

原来沈长坤就在沈先生的车上动过手脚,

可是碰巧是司机一个人开车出去的,结果出了车祸,撞到望川大桥上了,

司机腿断了,据说沈家人都知道这事是沈长坤干的,

花了一大笔钱给司机做安置费,这事才压下来,

警察同志,不信你们去司机班问问,他们都知道这事!”

梁肖“既然有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为什么刚刚不说?”

王波“我这不是刚想起来吗?”

梁肖“你这脑子可以啊,需要想起什么就能想起来是吧?”

王波一下子被问的脸色尴尬。

上海女孩清丽可人

咂么了一下嘴,似是下了决心。

恨恨的说道,“……我,我说实话,我是一早想起来了,可想着这也不关我的事,我干啥得罪人?

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爸也死在那车上,我干啥还帮着沈长坤隐瞒?

钱我不要了,涨薪水我也不要了,我要让沈长坤给我爸偿命!”

梁肖“你现在又怎么证明你说的就是真的?”

王波“这一次我把知道的都说了,真的……”

梁肖“是不是真的,我们会详细调查。”

王波举手誓,“您随便查,这一次我绝对没撒谎!警察同志,那我这算不算立功表现?”

梁肖冷冷瞪了他一眼,“你消停点儿,还立功表现?

扛着这么长时间不说,现在又一句句挤牙膏,让我现你撒谎,可就不是拘留这么简单了!”

拿过笔录,走出了审讯室。

王波急忙喊,“警察同志,警察同志?”

另一个警员呵斥,“坐好!”

梁肖转到隔壁,将笔录给了卓枫。

“头儿,这王波就是个滑头啊!”

卓枫眸色肃然,“这段话说的太流利,不是真有此事,就是预演过无数次了。”

沈安安附言,“对,就好像背好的一样,突然就把矛头指向了二叔,

没有监控视频,无法对证。”

卓枫合上笔录,开始下达任务。

“梁儿,派人去趟滨江,调查王大志最近都和谁接触过,账户上有没有收到过钱,还有人物关系做一个分析,看着王大志父子和齐芳菲是什么渊源。”

“小赵,继续找油罐车司机李大嘴的妻子去向。”

“调沈长坤以及齐芳菲的通话记录逐一分析,还有两人的近期的金钱往来,做一个统计!”

“周儿,拿着这份音频,如果有可疑人员的声音,用这个做声音比对,一个个筛查!”

任务分配下去,都各自去忙。

沈安安一直站在玻璃窗前看着王波。

看着王波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和刚听到自己父亲去世时的样子判若两人。

没有痛苦,没有心虚,倒是有几分轻松的意思。

忍不住对卓枫言道,“这个王波,看起来也没有因为父亲去世而痛苦,刚刚情绪激动是真的,可更多的是没想到,

再后来,貌似想通了什么,你记得吗?

他有一个往椅背上靠的动作,那是一种彻底松口气的表情。”

卓枫点头,“嗯,注意到了,这个王波一定有事没吐。”

沈安安微微勾唇,“虽然我爸的事和我二叔脱不开关系,可王波的供词也漏洞百出,

只能说明一点,指使他这样说的人没想动太多心思,因为知道可以轻松过关,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西城警署会天翻地覆,

署长换成了以铁面无私的卓警官,会彻查这件事!”

卓枫苦笑,“我这署长啊,完是你家老公给我架在这了,我是真的不愿意当!”

沈安安轻讶,“嗯?和他有什么关系?”

卓枫神秘一笑,“不然你以为是谁端了这西城总署?”

“宫泽宸?”

这家伙竟然藏这么深?

这两天他只字未提过,宴会那天的事,外面闹的沸沸扬扬,可是在他们当事人这里反倒是早就翻篇了。

正好折回来拿东西的周永彬听到两人对话。

忍不住低声赞叹,“要说起那天,那场面,简直空前绝后,你家四少老帅了!”

沈安安扑哧笑出声,“快说说,让我骄傲一下!”

“咳——”卓枫咳了一声。

周永彬的兴致直接被强压下去,乖乖汇报工作。

卓枫点了头,对沈安安说,“我还有事要忙,你有什么疑问或者想起来什么都可以跟周儿说!”

“好!”

卓枫走后,周永彬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沈小姐,想不想看看你家四少的威武形象?”

“嗯?”

“来,来!”

周永彬神秘兮兮的招了招手,沈安安失笑着跟了过去。

打开电脑,是监控录像的回放。

已近深秋,天黑的早,办公室里6续亮起了灯。

看时间,正是警察们下班时间,人们都往外走。

忽然,暗下来的院落里,一束束车灯照出来的光柱,将院落里照的通明。

饶是警察早就练就处变不惊的本事,可还是被这阵势吓着了。

所能看见的地方,一辆辆军绿色的装甲车,一字排开。

车门打开,训练有素的军人,脚步整齐划一,眨眼间将院落包围。

所有人站在原地,都看傻了。

光影中,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一身笔挺军装,金黄色的肩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背着光,只能看到男人下颌如刀削斧刻的棱角。

那双深邃的眼眸,完隐匿在帽檐下。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那一股凌然正气的强大气场。

虽然看不见脸,可沈安安却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宫泽宸。

不禁唇畔扬起一抹自豪的笑容,她的男人就是这么霸气!

步步生风的走入了西城警署。

时间并未耽搁多久,便又出来了。

身后跟着出来的,还有一堆特种兵,两个押一个将人依次带了出来。

为的,就是前署长刘鸣启。

平日刘鸣启一身警服,也是颇具威严的。

如今穿着便装,面对这样的阵势,一下子颓了。

抬头看着宫泽宸,神色不服,梗着脖子,挣了又挣。

周永彬解释,“瞧瞧把刘鸣启气的,当时都跟四少炸了,叫嚣着要到京都告状呢,结果呢?被四少一句话搞定!”

沈安安也看见,宫泽宸上前了两步,颔说了什么。

应该是很短的一句,却足以让刘鸣启瞬间住了嘴。

沈安安问,“阿宸说了什么?”

周永彬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刘鸣启听了,就彻底灭火了,那张老脸啊,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沈安安不禁觉得好奇,“你好像很不喜欢这个前署长?”

周永彬讽刺一笑,“但凡有良知的警察,都不会喜欢他,这一次四少出马,终于把这只大老虎从警队踢出去了,简直大快人心!”

“可是一边是军队,一边是警界,分属不同管口的,也可以吗?”沈安安问道。

周永彬嘿嘿笑道,“京都直接下的命令,一般有大动作,那必须猎鹰出马,

这个刘鸣启啊,把西城警署弄的乌烟瘴气,

这回撞枪口上了,活该!”

沈安安不禁想起上一次6南辛说起西城警署的事。

这里是海川市破案率最高的警署,几乎三天就是一个案子,甭管大小,平均都是这样的度。

如此的破案率,反倒不正常。

如今看来,果然是很有问题。

周永彬压着声音,“这一期被带走的将近二十个人,有八个是处级干部,这简直是西城警署的半壁江山,

他们为什么结案率那么高啊,因为收集证据证词快如闪电啊,

人家不走访,不调查,就能破案,你说稀奇不?

我刚到这儿一看啊,那政务科,鉴定科,都快长蜘蛛网了!”

沈安安听出了弦外之音。

这无非就是存在着见不得人的黑事。

警界竟然出了如此败类,上下沆瀣一气,看来上次她在审讯室里轻易被迷晕带走,也是这些人的杰作。

周永彬忽然嘿嘿一笑,“看看我,这说的有点儿多,沈小姐,您别见怪哈,我这也是高兴的。”

沈安安微笑言道,“我听了也觉得解气!这种害群之马早就应该拉下马!”

“嗯,说的就是!”周永彬重重点头,“只是这就苦了我们头了,临危受命,连着好几天没睡觉了,瞧着都瘦了。”

沈安安刚刚见卓枫,虽然依旧硬挺俊朗,可脸色却是有些差,一看就是几天没睡好的样子。

不过,西城警署千疮百孔,有卓枫的到来,应该可以回归正途了。

周永彬说着,开玩笑道,“用不用给你复制一份,回家慢慢欣赏?”

沈安安傲娇的一笑,“不用,我回去直接看活的!”

“也对!”

说笑着,周永彬关掉了视频。

“那成,这视频就在我们警队永久珍藏了。”

沈安安言道,“打扰你们半天了,我就先走了。”

“行,那我送送您!”

沈安安也没推辞,随着周永彬走了出去。

迎面,一个警员跑了过来。

“周队,我们现沈长坤在本月十五号的确和李大嘴通过电话,和王波交代的时间基本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