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战骁这样的存在,却又如何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只是存在于奢望之中呢!朱啸也好,赤霄也罢,实力都太过于强大了,更加可怕的是两人的意志,两人都想要拿下这一场战斗,这也就导致两人都会出手拼尽全力,一旦到了决战的时候,两人哪怕是付出巨大的代价都要给对方以最后一击,而释放了最后一击之后,两人却又都是渴望着活下去。两人怀着那种渴望一战,最后胜负就非常不好说,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不管是谁都不会轻易在这一场战斗之中陨落,这也就导致两人的战争将会十分残忍,只有到了最后一刻,两人都是抓住对方的一个失误,也许只是一个很小的失误,然而却也是一个致命的失误。

战骁看了看一旁的姬天明姬天黑兄弟二人,淡笑道:“唉,这样的一场战斗,不管是谁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是有一点都是十分确定的,那就是这一场战斗绝对是十分残酷的。你们兄弟二人乃是深渊之主的护卫,千万不能让深渊之主出事,无论是到了任何时候,深渊之主的安危都重于一切。”

姬天黑却已经是注意到了战骁前后的神色变化,他不敢想象战骁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姬天黑却是很清楚的,那就是这个战骁的存在始终都是一个麻烦,但姬天黑却也只是想着要更加警惕战骁,却也是重重地点点头,深以为然地说道:“那是自然,我们兄弟二人很早就在深渊之主周围护卫深渊之主。现在亦是如此,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保证深渊之主的安危的。只是另外一个方面,深渊之主也好,赤霄也好,他们却也都是那种十分坦荡的存在,对于这一场胜负他们自然都是看得很重,可若是我们出手干预的话,对于胜的一方也好,对于败的一方也罢,都不公平。更何况这是一场事关生死的大战,生死一定要十分公平。”

战骁也是隐隐听出来了姬天黑警告的意味,战骁笑了笑,道:“是呀,这个大陆无处不在地都充斥着不公平,然而有两件事情却是公平的,一个就是生,另外一个就是死。现如今深渊之主和赤霄两人正在以争夺生灵之气和死亡之气而爆发出一场大战,两人也是势必会决出生死,大陆上不管是有着多少不公平的战斗,这一场战斗却也一定要是公平的。公平地去生,公平地去死。”

正在死战的乃是朱啸和赤霄两人,两人都很清楚这一场战斗的胜负意味着什么,但是对于二人来说,生死却也不那么看重了,对于他们来说,还有比起生死更加重要的东西掺杂其中,两人在生死二气纠缠的时候都是半步不让,两人都是将体内的生死二气运转到了极致。

生死玄龙本就是不应该被创造出来的东西,但是龙族为了战胜凤凰一族却是将其创造出来了,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充满着相反力量的一个个体,原就是充满了冲突,再之后,龙族和凤凰一族的大战逐渐偃旗息鼓,这时候生死玄龙一分为二,就像是生和死无法融合一般,两者展开了千万年的恩怨纠缠。

流转碰撞的生死二气似乎是开始出现了某种奇异的统一,似乎是开始逐渐融合在一起,然而,两种相反力量的冲撞却是将一次次的融合打散,并且还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威势。朱啸和赤霄相互对视了一眼,突然,两人都是手印翻动,同时都施展出来了似乎完全一致的武技。

“天阶——生玄龙之噬!”

“天阶——死玄龙之噬!”

一条碧绿的生玄龙饱含着生机,然却也是蕴藏着巨大的威力,朝着那条猩红色的死玄龙咬噬而去,生死玄龙只是一瞬间便就相互开始撕咬,龙吟声和爆炸声响彻寰宇。

突然,赤霄脸上浮现出一丝邪笑,下一刻,天地之间雷声轰轰,猩红的雷电四下游走,一个巨大 的雷电牢笼正在形成,将朱啸和赤霄两人都是包裹其中,然则一旁的生死玄龙相互撕咬却是被隔绝在外面,朱啸见状,冷笑道:“赤霄,想不到你居然是想要将我的生灵之气和圣灵控火技都施展出来,如此自己却是开始施展了雷家的武技。”

“朱啸,不得不说你的谨慎确实是十分难得,这么多年了,我在雷家遭受诸多危机,但你的谨慎却是让我屡屡化险为夷。当初你出现在大陆的时候,我就曾经派出去了千余人打探你的消息,对于你的武技也是了若指掌。圣灵控火技这等武技你都已经修炼了,想必也是木涵师父偏心罢了;生死二气相碰,却是难分高下,可是说到底,你也只有着这两大倚仗罢了。”赤霄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狂啸道,“想必你也是知道的,雷电属性在近身战斗之中有着极强的力量。而我当初虽然是没有得到两团天火,不过却也是还有着当初无火修罗创造出来的融合的功法,虽是残卷,却也是助我融合了死亡之气和雷电属性。这一场战斗,是我赢了,朱啸,交出古战场吧!天阶——九天雷龙缚!”

卷发可爱妹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美丽动人

天地之间狂暴的雷电却是凝聚成为了九条雷龙,九条雷龙均是头朝天,以一个阵法排列,九条雷龙均是在积蓄天地之间的灵气,这虽然是一个束缚的武技,然则却也是蕴含着狂暴的威势,有着极强大的攻击力量。

“这是……不可能,这是雷家的九天雷龙缚,哪怕是雷影都未曾掌握,这赤霄居然是可以将其施展出来!”

战骁已然是惊讶不已,惊呼出来之后,背后都是出现了一些汗珠了,他在心底暗暗道:“朱啸呀朱啸,这个灵魂到底是多么强大?同一个灵魂一分为二,可以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没想到他们居然两者均是这般强大,而且还都拥有着这样的天赋。若是他们两人联手,击败姬无弃却也是再简单不过了。”

一边是庆幸朱啸是站在人类修炼者这边的,另外一边也是引起了战骁的忌惮。战骁甚至于都再次将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压制下去,然而心里却始终萦绕着这样的想法,挥之不去。

姬天黑也是颇为震撼,不过姬天明却是直接说出来,道:“九天雷龙缚乃是雷家当初成名的强大武技,传闻当初雷家出现的雷神曾经以这个武技束缚了天地之间所有的雷电,一战成名。可是随着雷家天赋的逐渐衰竭,却是再也没有人成功修炼这个武技了,倒是没有想到赤霄居然是将其修炼了。而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居然是将死亡之气都融合在了其中。赤霄的天赋确实是不凡,只是深渊之主现在却也是没有用尽全力,相信深渊之主定然是可以战胜赤霄的。”

身在九条雷龙缚之中,宛若是陷入到了当初雅缇斯的真灵夜瞳之中,只是雅缇斯的真灵夜瞳之中没有蕴含着狂暴的雷电之力以及其带来的毁灭力量,但真灵夜瞳却也是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这相当于用雷电之力结出来的一个强大的阵法结界。阵法结界朱啸原是不那么纯熟的,然而当初朱啸参悟深渊的阵法,从中得到了阵法的精髓,这九天雷龙缚确实是强大,不过朱啸却也是镇定自若,说道:“赤霄,既然你知道我是那般谨慎的存在,那你就应该明白我向来都不喜欢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展现出来。现如今也是如此,你以为你的九天雷龙缚真的可以封缚我吗?我连当初封禁深渊的封印都可以揭开,不要说这小小的九天雷龙缚了。九龙封天阵,给我展开!”

朱啸当即就九龙封天柱瞬间施展开来,九龙封天阵的威力一下子展现出来,可是赤霄此时脸上却是浮现出来了一丝冷笑,他突然手一动,一张灵魂的玉牌被赤霄捏碎,下一刻,一股强大的空间力量爆发出来,龙一从空间裂缝之中飞射出来,拳头一动,居然是朝着战骁攻了过去。

原是一场朱啸和赤霄的生死之战,突然冒出来的龙一却是让战场瞬间变得复杂,姬天黑和姬天明当即朝着龙一迎了上去,然而那条撕开的空间裂缝之中却是出现了九龙子的身影,九龙子施展了九龙子之阵,居然是隐隐有着压制朱啸九龙封天阵的力量。战骁暗叫不好,也是不敢让姬天黑和姬天明迎战龙一,当即喝道:“你们兄弟二人出手保护深渊之主,不要深渊之主受到半点伤害。龙一,你这样做,难道不怕人耻笑吗?”

“哈哈哈,耻笑算什么,我龙一根本就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这一场大战的胜利以及日后奴役你们人类修炼者为我们所用。这一场战争我们收获将会很大,付出一些代价自然也是在所难免的,不过要是付出的只是什么所谓的耻笑,那就让他们尽管去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