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记挂且心有忌惮的母气鼎居然在这里,就在万物土下?莫铮怎能不惊!

“你不是在忽悠我吧?”莫铮看向魔女,这个少女很狡猾,所说不一定为真,而且土下分明是人形痕迹。

魔女袅袅娜娜,青丝披散,大眼水灵灵,她皎若明月,空灵若谪仙,此时露齿一笑,道:“骗有你什么好处?”

她过去喜穿黑色长裙,肤若凝脂美玉,无比妖艳,而今却白衣胜雪,有种超尘脱俗的气质,有些不一样。

“你想抢你对头的风采吗?”莫铮看着她。

“切,手下败将,当年我只出动几具灵身而已就将她收拾,对了,那明澜小娘子如何了?”魔女身段高挑,用手拢了拢秀发,眸波流转,超然的仙子气韵变了,瞬间千娇百媚,动人心旌。

莫铮看着她,这魔女果然一如过去,乐观、滑溜,是个难缠的角色。

“明澜,当年也非真身,分成了主次身,你应该知道,我们捉到的只是次身而已。”莫铮说道。

“哎呦,叫的这么亲热,你该不会真跟她乱七八糟了吧,我还真没看出,当年你还是一个小孩子,个头还不足我肩头高,那么小的年龄就心思很坏,下的去手?可怜可叹的明澜,败坏在一个毛头小子手中,实在是一世仙名付之东流水!”

魔女身材曲线起伏,此时摇头,一副惋惜的样子,可是大眼中却闪动灵光,很是开心,分明在暗自幸灾乐祸呢。

莫铮额头冒黑线,怎么说话呢?几年前他的确未成年呢,年龄不算大。但身材绝不矮,怎么可能才到她肩头。

“刚一见面你就埋汰我是吧?”他神色不善,盯着魔女,在她凹凸起伏、如同象牙般洁白的躯体上扫过,磨了磨牙。

站台乖巧娃娃萌嘟嘟娇羞迷人

“跟我说一说,我那手下败将怎样了?”魔女很感兴趣。

“她……很好!”莫铮说道。

“咦?”魔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神情古怪,长而卷的睫毛眨动,嘿嘿地笑了起来,道:“真有奸情?!”

廖浩在旁边看着两人,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对冤家,而且莫铮还搞掉了魔女的死对头。

这样四个字。听的莫铮眉毛直挑,瞪向她。

“没有想到啊,当年的毛头小子,胆大包天,真敢做坏事!”魔女摇头晃脑,笑个不停。

“你少要乱语!”

“还不好意思了?我一看到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们两人绝对出了问题,哈哈……太有意思了,日后我见到明澜,看她还怎么在我面前装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魔女笑的很灿烂。

莫铮一阵无言。好长时间才恶狠狠的说道:“其实,我对你倒是很感兴趣,想不想投怀送抱啊?”

“小家伙,有多远闪多远!”魔女笑意不减。但却很坚定。

“你比我大几岁?”莫铮围绕着她转了一圈,道:“身材倒是有料,跟那正教的仙子不一样,风情万种。”

既然魔女敢奚落与取笑他。莫铮自然也不介意占她便宜,稍作调戏。

“小贼,还是找你的仙子去吧。姑姑我可没时间跟你斗嘴,得修行,得成仙,将来我不介意去看望明澜,哈哈……”她笑的很舒畅,高挑身段摇摆,特别的放松,如一朵娇艳的仙魔之花在摇曳,美丽而惑人。

莫铮出手,向前抓去,要攥住魔女的莹白藕臂,三道仙气流转。

“喂,正事要紧,我可不想跟你打架!”魔女催动仙气,一颗石珠出现,散发威压,雾气弥漫,裹着她倒退。

他们没有再耽搁,开始挖掘,物土被莫铮收起,放进了那口骨鼎中。

果然,下方的东西有莫名力量,吸附着万物土,越来越难以取土。

铿锵!

最后,地下的东西露出了真容。

“仙王吗?”魔女心惊,连她都收敛了笑意,严阵以待,怕出什么变故。

五光十色的万物土下方,有一个人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甲胄暗淡,充满裂痕,没有一丝的光泽。

但是,它却给人以神秘、不可侵犯的圣洁感,即便早已破损,也依旧很不一般。

“真的是一尊仙王吗?”连莫铮都震动了。

一直听闻万物土非真仙不可拥有,用以栽种长生药,或者埋葬己身,非常的珍贵,可以保持不朽。

如今传言成真了,莫铮露出凝重之色,盯着土下的人。

他与魔女竭尽所能,收起那些发光的土,让这尊仙体全部露出。

“一位女仙?”

“咦,不对,没有尸体,人呢?!”

他们忽然一震,这甲胄很非凡,如同有人穿戴者,不曾凹下去,埋在土中。可是全部清理出来后却发现,只有甲胄,呈人形,但是却不见其主人。

这副甲胄,曾经属于一个女子!

“这东西是什么材质,难道是某种仙金?!”莫铮摩挲,而后用力去捏,结果发现这甲胄即便早已有诸多裂痕,也无法撼动。

它古朴,没有绚烂的光泽,但是毋庸置疑,这是绝世稀珍战衣,若不是破损了,肯定会震惊世间。

“其实想一想也可以知道,当年曾有一位仙道女子自知要殒落了,将自己葬在了这里,只是真身呢?”魔女说道。

随后,她转过亭亭玉立的身躯,看向莫铮道:“万物土归你,这甲胄我要了。”

莫铮试了试,这甲胄没有任何反应,已经半废,除却坚硬外,没有一点出奇之处,不过他知道肯定还有古怪,但却也没有争,点了点头。

因为,他也有一副破烂甲胄,疑似与雷帝有关,这一具不若给合作者魔女,本就是她先发现的。

“咦,有光雨,有飞仙光雾,她是飞升了,还是羽化了?”魔女吃惊。

莫铮也吓了一跳,这甲胄莫名发光,从内部飘出一些光雨还有雾霭。像是有一具无暇之躯在此散掉了。

这种景象有点古怪,也很惊人。

“无上高手死去,有人愿意留下遗蜕,有人则喜兵解,回归天地中,这多半是后者。”莫铮道。

“可惜了,能够达到那等境界,一定是一代奇女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万物土都对她不起作用吗。世间不留名与姓。”魔女感叹。

“你说的铜镜呢?”莫铮神色不善的看着她,这妖女肯定又是在利用他,帮她挖开这万物土。

这甲胄原本有莫名力量,吸附着那些仙土,但现在却不在散发场域,恢复平静了。

“数年前,我见到它飞来,没入此地,后来究竟怎么消失的。那我就不知道了。”魔女摇头。

她发誓没有说谎,真的见到了一面沧桑古意的铜镜,就是跟随它一路来到此地的。

“的确,当时那面古镜给我一种无尽的沧桑之感”廖浩说到。

莫铮其实已经相信了廖浩这么一说更加肯定魔女没有骗他,若非见到那铜镜,根本不可能描绘出它的形态。

他们两人继续挖掘,想将剩下的土也收进那鼎中。

“咦,还是不好挖。难道说下方还有东西,吸附着这些土?”莫铮心头一动。

万物土方圆一丈,深也有一丈。

挖到最后。所有土都被收起,两人终于见到最底下有什么,都同时变色。

这是一滴血,鲜红的如同火钻般,鲜红透亮,神霞冲霄,刚一破土而出,就透发出一股莫测的威压!

莫铮还有魔女倒退,震撼无比,这究竟是怎样的高手,一滴血而已,居然让他们寒毛炸立,如对洪古牧猛兽。

一滴血,璀璨的惊人!

而且,让他们不得不惊的是,并无杀气,这只是他人留下的一滴无害的血,就有一种莫名威压。

若非可比肩天神境,莫铮觉得,任何真神等走到这里都要被压制的跪伏下去,忍不住簌簌发抖。

这匪夷所思,过于惊人!

何人的血?

“我见到过,就是那铜镜之上沾染的血,鲜艳如血钻,曾在那镜面上发光,照亮了苍宇。”魔女说道,难得的不再嬉笑,神色严肃。

莫铮睁开天眼,盯着这滴血,居然望不穿,难以看透,它缠裹着丝丝缕缕的混沌气,血液内部究竟有何法则与秩序,无法窥视。

连天眼通都无效了,这是罕有的事!

“不属于过于,不属于现在,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莫铮低语,神色漠然。

“轰!”

突然间,这一滴血散发出澎湃气息,像是有所感,居然如汪洋般,震的虚空共鸣,剧烈颤抖,将要崩塌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魔女都惊呼,睁大了美眸,凝视那滴血。

“足以比肩老头子吗?”莫铮心头悸动。

他有一种感觉,老头子若真正恢复过来,应该也有如此威压。

“那铜镜,降临在这万物土中是为了修养,因为这土可保持不朽,滋润一切生灵与器物。”魔女做出判断。

莫铮点头,应是如此。

“你见到铜镜的主人了吗,是何样子?”莫铮问道。

“很模糊,不好判断,第一次见到时似是一个女子,但时光碎片飞舞,她朦胧了下去,而后又像是见到了一个男子。”魔女不确定的说道。

她觉得,那很妖异,像是渡过了古今未来,让时间都紊乱了,无法说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轰!”

下一刻,那滴血更惊人了,散发出的波动撕裂了天穹,并且内部爆发出阵阵呼喝声,震动天地。

隐约间,莫铮仿佛听到了千军万马在征战,喊杀震天!

而且,就在下一刻,他见到了一个男子,不是很真切,仿佛透过诸天万界在跟他对视,傲世屹立。

像是……一尊天帝!

莫铮目光如电,看着那个人,自身也腾起一股莫名的气势!

魔女震惊,因为在这一刻她居然无法临近,被推拒了出去,那种气息太恐怖了,可以轻易让天神等叩拜下去。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