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很快就过去,到了第二天,方天行来这里,看到许多的东西堆在门口,有生活用品,还有许多食品,营养品。

“不得了,这可是澳洲的小龙虾。”有人惊呼道。

“还有还有,这些是野生的鲍鱼,下辈子也不可能吃到啊。”有战士惊讶的说道。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东西根本是平时不可能接触到的,根本不是他们能想象的。这些对于出生大富贵的谭雨柔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方天行也出来了,看到有些战士到外翻,连忙喝止道:“赶紧放下,这些东西是给大家的,必须统一管理。”

“韩盛洋!”方天行很快喊道。

“在。”韩盛洋立马站出来说道。

“你带几个战士对这些东西整理清点,待会和清单对一下,结果告诉我。”方天行对那韩盛洋说道。

很快韩盛洋带了几个战士,对这些东西进行整理,方天行拉着谭雨柔走到一边,无奈的问道:“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

谭雨柔笑着说道:“这也是考验你的管理能力啊,要是这点东西就让你手下的战士被影响,以后遇到我的神族的大军,只怕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方天行本想问责,可听了谭雨柔的话,觉得似乎有点道理,这样子正是可以考验队伍的纪律性,给他们来一波杀威棒。

很快清点完成,韩盛洋告诉方天行少了一箱鲍鱼,还有三盒巧克力,五盒火腿,很快方天行就集合队伍,一群人站在校场上排成五列。

清新气质美女肤光胜雪高清摄影图片

方天行站在最前面,韩盛洋向他汇报少掉的东西,报完后,方天行对连队中的战士说道:“少的东西是谁拿的,自己主动站出来。”

很快两个战士出列,交出了两盒巧克力,方天行对他们说道:“态度很好,去领罚,在校场跑三圈。”

“遵命。”两个士兵也没什么怨言,自己主动去领罚了。

方天行继续说道:“刚才的两个战士表现不错,犯错不要紧,肯改正总是好的。加入了部队就是一个集体,可是有些人只是觉得自己无组织无纪律,对于这些人,是无法融入集体中的。大家可以举报,究竟是谁拿的?”

战士们面面相觑,有开始举报身边的人,“我看到是赵浩淼偷了那些东西,他对那些东西爱不释手,就是他拿的。”有一个战士站出来说道。

他指认的那人立马站出来说道:“胡说,我还看到是你拿的,我没拿?”

很快方天行吩咐下去,“互相搜查,说谎者杖责三十。”

很快有士兵带着他们互相搜查,很快搜查结果出来了,各自都没有发现东西。

方天行很快说道:“诬陷队友,举报者杖责五十,反击者杖责三十。”

很快把两个人拖下去受罚,此刻继续举报的人少了许多,只剩下几个人坚持举报周围的人。方天行把他们的情况的情况记录下来,然后是要他们互相搜查。

很快他们互相搜查,对彼此的住处还有身上进行搜查,很快有三个被举报的人真的查出来问题。

对有问题的人自然是进行处罚,成功的举报者也给予奖励,可是有一对还是纠缠不轻。

举报者刘凯乐举报了司徒永丰私藏了一部分东西,可是互相搜查后,却发现东西在刘凯乐那里,刘凯乐顿时惊了,他坚决不承认是自己的。

原本它是要被拉去受罚的,可是他竟然挣脱了别人的束缚,对方天行说道:“我是冤枉的,那个司徒永丰是故意把东西放进我的房间的,我要申冤。”

“世界上的冤情太多了,申冤也要付出代价,你真的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吗?”方天行对他说道。

那刘凯乐咬着牙说道:“我愿意,我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很快方天行说道:“我来帮你找回清白。”

方天行拿出自己的法宝,只是方天行很快说道:“要找出谁才是真凶,必须要让含冤者得雪。”

那方天行很快开始行动,他对刘凯乐的事情进行了梳理,“你是在什么时候看到那司徒永丰偷东西的?”

刘凯乐很快回道:“是我在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他把什么东西往自己怀里塞。”

“胡说八道,我只是把自己的衣服收拾一下而已,那里是什么藏东西,是你看错了。”那司徒永丰连忙解释道。

方天行看着两人,很快说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谁在说谎我自有公论。”

方天行走到两人的宿舍,问道:“东西在那被发现的。”

那些人只是对方天行的话深信不疑,那些都是对于将官的信任,也是他的威信。

他面对这些事情,只是那许多人都觉得这样是对于战士们是巨大的考验,只是那人们的情感,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摧残。

也许是就是指责别人的人和被指责的人实质也没什么区别,随后一想,人类部都是这样的,我也是一样的。

人类就是锅里的烂肉,在沸水下早就不分彼此了,哪有什么圣贤来挽救。

最终,我觉得最荒缪的标准在于,人们所崇尚的道德标准,绝大部分人都达不到。

野蛮、充满情绪化,充满彼此伤害。然后,彼此之人又还有爱。

就像是寒冬中取暖的刺猬,离远了冷,离近了就伤害彼此。

方天行毕竟是一个网络作者,而不是完的领兵将领,对于普通人的情感,他是关注的。他不能无视人的痛苦和磨难,他必须保持敏感,把人类的苦难当成自己的。

很快他了解到真相,刘凯乐举报司徒永丰,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可是他也并非出于公心。而是因为司徒永丰曾经伤害过自己,所以他才会故意举报司徒永丰。

可是这些话是说不出口的,所以方天行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放掉刘凯乐,处罚了司徒永丰。

很快战士们都得到了锤炼,接下来没别的,就是艰苦的训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要想成功,没有捷径可走。方天行只能希望他们的付出不会白费,努力也不会被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