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多名忍者包围了三人,海四德无比惊恐,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杀出重围,更别说还要护住这个小女孩。

他想不通,东洋忍者为什么会加入到乱局中,难道是趁火打劫?

林风握着剑,冷眼看向四周,上忍大概有七个,其余的都是下忍,这是来找死!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拖住自己?消耗自己的战力?

经过与李西洲一战,林风赢得干净俐落,这个时候还有人胆敢来找麻烦,要么是愚蠢透顶,狂妄自大,要么就是藏有底牌,想伺机将他斩杀在岛上!

不管怎样,眼前这些东洋忍者,一个都别想活!

忍者们亦步亦趋,缩小包围圈,海四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拔出一柄半尺短刀,前后左右变换方向,不知道该防哪一边,紧张到了极点。

这里不是他一贯嚣张驰骋的地盘,这是罪恶之城,没有道理可讲,唯一的倚仗只有林风一人。

蓬——蓬——蓬——

白色烟雾接连腾起,忍者们撒出了障眼的烟雾,周围顿时一片混沌,浓烟挡住了视线,让海老四更加惶恐,渗出了满头的冷汗。

“噗嗤!”耳边一道锐利的撕裂声响起,昏暗中,寒光乍现!

一名白衣忍者身体还在半空中,就被一剑封喉,洒下大片猩红的血。

清纯妹妹户外卖萌可爱照写真

尸体随之砰然坠落,围杀拉开了序幕。

死了一个人,这些忍者好像完没意识到凶险,根本不惧死亡,都手持长刀,悍然朝林风围杀过来!

借助烟雾的掩护,这些忍者的白衣巧妙地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中,身影蹿动,时隐时现,唯有一闪而过的刀光,暴露出歹毒的手段。

林风一剑横扫,寒光激射,噗嗤一下,便是一道尸体,血花飞溅在半空时,又一抹寒光闪过,秒杀了第三名忍者。

反手一剑,如背后长了眼睛,直刺一名忍者咽喉,随即剑光如雪幕纷飞,游走在海四德与小女孩身边,连续的闪电划过,一具接一具的尸体倒下,带起大片的腥风血雨。

尸体堆积在四周,很快就蔓延出一滩滩的血水坑。

但剩下的人仍然不知死活,不要命地蜂拥扑来,这一批忍者,部被下了死令,不斩杀敌人,绝不能回头!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自杀,但从林风的角度来看,就是屠杀!

剑光激射,无情杀戮,数十人堆成的尸骨,在太阳下曝晒,浓浓的血腥气味扩散开来,街道两端,一些人远远看着那一片白茫茫的烟尘,惊恐四顾。

那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随着时间流逝,一丝丝凝重的表情在林风脸上浮现,五行丹的效力就要消散了,之后药力带来的副作用,将对自己造成巨大伤害!战斗力将急剧衰弱!

而敌人仍然源源不绝涌来,好像杀不尽,砍不完!

他意识到,这帮人在拿命堆积,消耗他的体力和时间!

那五十多人只是一小股前锋力量!

“阁下,第一梯队已经部玉碎。”远方街道,宫千鹤和那名和服男子站在偏僻处低声交谈。

“还有多少人?”

“三百,六个梯队!”宫千鹤沉声道:“这是我们宫忍部的力量。”

“再派三个梯队,这一次,必须要他死!”男子脸色狞厉:“杀掉他,对我们东洋只有利,没有弊!”

宫千鹤点点头,阴声问道:“阁下,如果三个梯队部消耗掉,是否继续增派?”

“继续,不留一人!”男子挥手说道:“神君会对你们宫忍做出补偿,除此之外,回到京都后,你将被加封为侍王!”

“嗨!”宫千鹤兴奋点头,直接取出对讲机下达了指令:“体出击!展现宫忍家的荣耀!宁为玉碎,不为瓦!”

多少岁月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一个侍王的头衔,宫千鹤不惜赌上宫家的部力量!

如浪潮一般的敌人再次从四面八方涌来了,透过白烟望去,林风目光一震,这一波的敌人不对劲,手上没有东洋长刀!

念头闪过,他厉声暴喝:“冲!”

海老四拉着小女孩,朝城外冲去。

话音未落,林风主动执剑杀出,身姿飘过,如蜻蜓点水,一剑寒光横扫,剑光割碎五人喉骨,大片的血雨飞溅!

再一剑,又是五人拦腰被斩杀,十名忍者血溅三尺,倒在了异乡血泊中。

扑簌簌——

一阵锐啸划破空气,两侧的忍者同时朝他掷出了歹毒的暗器!

乌芒铺满了视野,手里剑、飞镖、毒针……各种暗器穷尽所有,朝林风疯狂投掷,覆盖了身前身后所有的方位。

剑华舞成一片光幕,水泼不进,天霜剑刺眼的寒光扫灭了无数暗器,一部分被剑气绞碎,一部分反弹回去,当即就射杀数名忍者,惨叫声从面罩下不断响起。

看到一群忍者朝海四德两人围杀过去,林风提剑而上,身影闪动,边杀边退。

沿路又是十几具尸体倒下!

突然,一股不祥的感觉在心底浮起,那是一种无名的危险杀机,如阴影般笼罩过来。

林风目光转过,身后,两道身影速度极快,朝他掷出了两枚冒烟的球状物体!

手雷!

连这种歹毒的东西都用上了,若是没看清被乱剑扫过,势必会发生最惨烈的爆炸!

林风抬腿踢出两道劲气,踢飞燃起的手雷,“轰!”“轰!”

两声巨响,爆炸掀飞了一片人影,混乱的惨叫声中,林风已冲向远处。

倒下的人爬不起来,围追堵截只中断了几秒,追杀再起!

连续损失两个梯队的宫忍,依旧疯狂,对死亡无惧无畏,第三波忍者又杀了出来。

这次是黑衣忍者,列成方阵,堵在街道前方!

海老四惊恐停下,回头看向林风,目光里充满了恐惧。

那个小女孩却表现出了常人没有的镇定,尽管小脸上也有恐慌之色,却始终冷静以对。

林风加快速度,奔掠而至,赶到两人前方,准备大开杀戒!

“铿!”整齐划一的方盾立在这群忍者面前,排成了一面盾墙!

刺眼的阳光从盾面上反射出去,照在林风脸上,逼迫他不得不抬手遮挡,但就在这时候,有十多名黑衣忍者从盾阵中越出,手握腕刺,鱼跃而出,速度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