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区西郊。

樟山。

“既然叫樟山,应该有不少樟树吧,怎么这一路过来,还没城里绿化带里的多。”

站在半山腰,宋澈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奇的问道。

他身后,吴碧君跟上来,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液,道:“都被砍光了,樟山的名字传了有几百年了,我听我妈说,好像是古时候就开始乱采伐,拿去做家具,现在你看见的那些樟树,还是近些年政府让人植起来的。”

樟树木材坚硬美观,最宜制家具、箱子。

闻言,宋澈不禁有些感慨。

人们为了一己私欲而破坏生态,早已是说烂的话题。

好在,近些年,国内随着经济提升,政府和民众的环保意识也在提升。

转念间,宋澈又想到了瑞辉公司要选址建厂的消息。

根据徐天禄的说辞,瑞辉公司是要建厂从事生物医药。

这必然是要选一个自然环境优越的土地。

冬季清纯美女-

生物医药,说简单点,它的原材料是取用自然界中的天然物质,不添加任何的合成化学品。

这也是目前球医药领域,发展潜力和市场最大的医药产业!

尤其是国内,随着人们对食品药品安的日趋重视,对生物制药的需求,每年都在成倍的攀升。

因此,瑞辉公司将厂址选在国内,确实在情理之中。

只是不知道,以云州的环境,能否获得瑞辉公司的青睐……

“云州这地方就这样,大家只管着埋头赚钱,而当官的,又只顾着政绩,偏偏搞这些环境工程又出不了多少政绩和利润,自然没多少人稀罕重视了。”吴碧君撇撇嘴,发表了如她这种基层民众对云州环境的不满意,“倒是偏远的几个乡镇,环境还挺不错,尤其是我老家青河镇,青山绿水、风景宜人。”

“你老家不是市里的?”宋澈随口问道。

青河镇,有些耳熟,好像林若楠就是在这个镇子任镇长的。

吴碧君摇摇头,脸色忽然有些黯淡,低声道:“我妈是市里人,我是小时候放寒暑假,过去住过几次。”

吴阿姨是市区人,而吴碧君又说青河镇是她的老家,那只能说明她的父亲是青河镇的人了!

住进来有段日子了,宋澈其实也听街坊四邻提过。

好像是吴碧君的父亲在很多年前攀上了一个富婆,抛妻弃女、远走美国。

因此,吴碧君一气之下,索性跟了母姓,绝口不提有关生父的事情。

吴碧君显然也不想再提这一茬,转口道:“你要挖蚯蚓,打算在哪挖啊?总不能到处瞎挖坑吧。”

宋澈又扫视了一下四周,最终目光锁定了上方一处凹进去的阴暗地,“蚯蚓一般喜好潮湿、阴暗的地方,那儿的几率比较大,不过路比较难走,你要不就留在这等吧。”

“小瞧人!我小时候满大山的乱跑,这点山路还能难倒我。”

吴碧君毫不示弱,很利索的将马尾甩在脑后,迈动着轻盈敏捷的步伐,率先往上面进发。

正值天朗气清,阳光挥洒之下,吴碧君裹在运动衣中的娇躯很有一股青春鲜活的气质,令人深感这率真坚强女孩的独特魅力。

只是,大概是急于表现,吴碧君刚靠近那块凹地,却没留意到土质的松软,踩陷进去之后,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下去!

“当心!”

宋澈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吴碧君的素手,方才把人拉稳住了。

“好强也得注意分寸。”宋澈调侃道。

吴碧君不知道是羞恼,还是羞赧,看了眼握在一起的两只手,嘟囔道:“我就是不小心大意了……好了,我自己能走。”

“一起走吧,你要有什么闪失,我回去怎么跟吴阿姨交差。”

宋澈不容分说,一边抓着吴碧君,一边小心翼翼的贴着山岩壁往凹坑那边挪过去。

吴碧君望着走在面前的背影,明明身材很一般,但此刻竟给了她满满的踏实安稳,甚至潜意识中,隐约萌生了几分依赖感……

再看看紧握在一起的手,那颗坚强了十余年的少女芳心,悄然间怦然一跳!

但一醒悟过来,吴碧君便及时遏制住了这些莫名的情绪,便不停的告诫自己,要注意安、小心走路,可别被坏男人拐骗了!

“男人就没好东西!哼!”

宋澈哪里知道,自己两天内,先后被两个女性评价为大猪蹄子、坏东西。

此刻,他一跃跳到凹坑处之后,目光一转悠,就取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了小铲子。

吴碧君在旁看得索然无趣,正好又要化解内心的涟漪,索性站到旁边,迎着清风,反手解开了马尾,散开秀发、舒展腰身,呼吸着山间的清新空气。

宋澈几铲挖下去,很快的,就在深处看到了几只蠕动的蚯蚓!

“不错,挺肥的。”

宋澈一把将这几只蚯蚓抓到手里,同时冲吴碧君叫道:“你帮我从包里拿出瓶子,拧开来。”

吴碧君刚刚一听宋澈用“挺肥”形容蚯蚓,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为了不被看轻取笑,她还是硬着头皮照做了。

“怕什么,又不咬人。”宋澈还是忍不住揶揄道。

“扔你衣服里试试。”吴碧君瞪眼道。

“扔不得,等会还得拿回去做药呢。”宋澈笑道:“你妈也正需要这宝贝。”

吴碧君一怔,迟疑道:“我妈的病严重吗?”

“关节麻痹,这岁数加上时常劳累很正常,谈不上病。”宋澈道:“不用担心,我回头配些药膏,定期涂抹,保证半年以后彻底痊愈。”

“……嗯,那就麻烦你了。”吴碧君的神情立时柔和了许多。

只是,一想到母亲是因为劳累导致了关节麻痹,她不免又是一阵潸然。

“什么时候,才能让妈过上好日子,不用再辛苦呢。”吴碧君闷闷的想着。

冷不丁的,耳畔传来了一阵飒飒的怪响声。

她不经意的循声看向旁边,赫然看见一条蠕动的“大蚯蚓”盘在树荫底下,正吐着信子!

“啊!好大的蚯蚓!”

吴碧君惊吓之下,没过脑的就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