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诸天第一仙最新章节!

很难想象,金乌圣地居然潜藏着仙乌这种可怕的底蕴。

更加难以想象,有如此盖世底蕴的金乌圣地发展的不但没有像太虚皇朝那般的强大无敌,甚至连一个无敌圣人都没有出现。

最难以想象的是,永夜天的降临。

永夜无仙不是说着玩的。

可以说除去仙宝,任何仙,都将遭受永夜天毁灭性的打击。

仙乌也不例外。

仙乌同样的霸道。

这一刻,仙乌狂嘶长鸣,引发金乌圣巢面的升华,绽放出金乌仙巢的本来面部,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绽放出仙韵仙意,有着可怕的仙道力量,喷薄而出,直透天穹,灌入仙乌体内,从而让仙乌的威能极限的提升。

那一刻,仙乌宛如化作一轮仙日,绽放出无穷的仙光,普照方圆百万里,令金乌圣地统御的天地都化作仙界似得。

仙乌长鸣,仙光凝聚成一道巨大的光柱,爆冲那天际翻滚着压盖下来的密布乌云,要将这永夜天的力量给冲荡开来。

此举,令化为金乌仙巢内的张扬,冰玉颜和白龙女都看的无比震撼。

早安唯美女生静静地听音乐

尤其是冰玉颜,刚刚凝聚新的冰雷剑诀,对于剑道有着惊人的理解,还有新的感悟,她眼中的光柱如剑,那是阐述着仙乌剑道之妙,让她有大悟之感。

至于金乌圣地,所有人都被惊动,所有圣人出动,他们惊骇的看向天际,费解为何会有他们的终极底蕴出手,为何会与永夜天开战。

金乌圣地的圣主乌庭,满脸的错愕,还有惊骇。

“为什么这样?”

“我们金乌圣地愿意臣服永夜天!”

“我们金乌圣地与太虚皇朝共进退的,永夜天为何要降临,这是要灭绝我们金乌圣地吗?”

整个金乌圣地都处于恐慌中。

无人能够沉下心来观战。

无人能够给予战斗任何的支持。

惊天动地的炸响传来。

高空中翻滚激荡的乌云中似乎有无穷恐怖的力量降临,与那可怖的仙光碰撞。

轰隆隆!

宛如天地炸开般。

虚空之中出现一道黑白相间的光波,骤然漫卷开来,令天空出现巨大的撕裂现象。

仙光炸裂。

仙乌第一击不但没有取得效果,反而遭到反噬,那黑暗的力量贯穿仙光暴杀下来。

砰!

仙乌被重重的轰落在金乌仙巢上面。

金乌仙巢猛烈晃动,发出“嘎吱吱”的响声。

有点滴的黑暗力量透过仙乌,给金乌仙巢带来一定的破坏。

张扬几乎是本能的,毫不犹豫的,甚至毫不吝啬的抓出一瓶生命圣水和一葫芦仙灵之气整体的泼上去。

刹那间,金乌仙巢出现的点滴破裂之相恢复,仙乌的创伤恢复。

仙乌再度狂嘶,这次直接牵引金乌仙巢迸发出来的一道道仙道神妙,令其躯体凝实成血肉之躯般,再次振翅高飞。

咻咻咻……

下一刻,天地间唯有仙乌照耀万里之地,一根根仙羽从他的身上射出,化作一把把仙剑,传出铮铮剑鸣声。

仙乌本尊也如一把绝世无匹的仙剑。

万剑冲云霄。

那一幕看的冰玉颜周身光芒大盛,青丝飞扬,双眸中圣光沸腾,宛如入道般,她的剑道大彻悟。

如果说冰玉颜是强行成就冰雷剑诀的话,那么现在不但是弥补一些缺陷,甚至让自己的剑道狂野突进,也让她的八绝真元更加的强大,因为其中一绝是剑道之锋芒。

这一次,万剑破天穹,仙乌如剑也一举冲破那翻滚的云雾之中。

无人再能窥视这一战。

只能听到高空中的厮杀。

就是白龙女也看不到。

然而,让张扬震撼的是,他的大道真元汇聚在双耳之中,听声音居然在他的脑海中朦胧的呈现出激战的场景。

充斥着死亡,黑暗的恐怖巨拳霸道无匹的轰杀下来,一拳而令那道道如剑仙羽破碎。

第二拳轰下,仙乌重创。

第三拳轰下,仙乌炸裂。

仅仅三击,仙乌战死。

恐怖的威压瞬息席卷整个金乌圣地,压迫的所有的金乌圣地之人跪倒在地上,就算是圣人都无人能站着,统统的被压倒在地上。

而在天际,翻滚要压盖下来,已然触及到一些建筑物的铅云中,凝聚出一张人的面孔。

张扬和冰玉颜看到,同时惊呼出声。

“寂归无!”

这赫然是在赤炎皇都时候,被七皇子借助张扬的力量从体内轰出来的那一道虚弱仙魂寂归无的样子。

张扬仍旧记得他杀寂归无的时候,曾经一度在地平线冒出来超巨大的寂归无的面庞,宛如一尊无比可怕的存在,站在浩瀚世界之外,在冷眼盯着这个世界。

“为什么会是寂归无。”

“寂归无与永夜天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何寂归无的仙魂会潜藏在七皇子体内,难道寂归无也是为念君当初所说的那个什么仙命?”

“天藏仙界的时候,我听到了永夜天背后主要是大寂灭仙界,如果寂归无是来自大寂灭仙界的话,那么必然也是为仙命而来,是因为只有人才可得到仙命吗,所以永夜天选中的是七皇子。”

张扬脑海中飞速的转过许多念头。

外面,天穹之上寂归无的面孔庞大的宛如有金乌圣地那般大。

无穷的威压,令金乌圣地所有人跪在地上。

那面庞之上的眼睛,深沉不见底。

开口吐出的声音,更是透着浓浓的杀机。

“臣服,亦或者灭绝。”

恐怖的压力之下,金乌圣地的人瑟瑟发抖。

圣主乌庭都被压迫的颤抖。

金乌仙巢则渐渐地暗淡下来,慢慢的回归金乌圣巢的样子。

张扬迈步走出金乌圣巢。

那一刻,永夜天凝聚的寂归无的面孔倏然看向他。

排山倒海的压力轰然而至。

无畏无惧,无我无敌,且还是经过天藏仙界的洗礼,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对张扬基本失效,他顶着压力走出来。

“永夜天,是天道,亦是一道天地规则,最多不过为大寂灭仙界效忠的走狗而已。”

“规则,既是行事之规则。”

“遇仙灭仙。”

“无仙,天地之力局限于规则之内,否则早已杀我,早已断绝浩瀚天。”

“是故,的威胁,完没有意义,根本无法自主的降下力量灭杀金乌圣地,否则焉能有万年筹备,今朝才要让赤皇,太皇等走狗降临,用来对付我。”

“所以乌庭圣主,诸位,无需惧他,我等浩瀚天之下的众生,岂能跪拜永夜天。”

张扬敢于如此说,也是有他的道理。

他每次圣力武技大圆满,都会引来永夜天的愤怒,却对他无能为力,唯有第一次的杀戮雷圣力大圆满才能够降下攻击,这便是缘由。

归根结底,终究是规则,更是与浩瀚天并存的,哪怕是占据绝对优势,在未曾灭绝浩瀚天之前,也休想完成灭世之举。

这也是张扬这很长时间推断的结果。

他公然现身,而未曾遭遇永夜天的攻击,就是原因。

唯有踏过圣道,方可令浩瀚天无力守护,方可让永夜天自如的抹杀。

然而,让他暴怒的是,他已经明确的说出来,金乌圣地的圣主乌庭居然仍旧发出了让他杀意凛冽的声音。

“乌庭率领金乌圣地,臣服永夜天,守护永夜不变天!”

金乌圣地无人反对。

金乌圣地所有人大呼臣服。

永夜天凝聚的寂归无之面发出低沉的声音:“赐尔无敌,赐金乌圣地崛起之力。”

无量的黑芒降临,没入金乌圣地。

更有一道恐怖之念垂降在乌庭身上,令这位顶级圣人刹那间气息狂燃,他要成就无敌圣人。

乌庭狂喜:“乌庭发大道誓言,永生永世为永夜而战!”

这一刻,张扬杀机狂烈,他仰望天穹之面孔,冷幽幽的道:“永夜面前,杀乌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