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换……”

安奇生心中低语一句。

强大的心神随之环绕祭坛,诉说着自己的要求。

这置换天平又名‘有求必应祭坛’,其效用自然不仅仅是置换这一个功能,有求必应,就是其隐藏的效果。

不能有求必应,叫什么有求必应祭坛?

消耗的一万道力又岂是仅仅得到这祭坛的基本信息这么简单?

虽然入手只是片刻,但安奇生对于这祭坛的熟悉程度,还要超过那异邪道人几百年钻研!

呼~

随着那一方祭坛之上的纹路再度亮起,安奇生只觉一股无形的涟漪将自己笼罩其中。

他没有反抗,任由那一道涟漪扩散。

嗡~~~

安奇生心头一震。

可爱少女活力十足动物园拍写真

只觉随着这涟漪笼罩周身,他的神意陡然之间开始了攀升,不断的拔高,好似要升腾向无穷高天之外。

‘这是……’

安奇生顺着这股波动,只觉自己的神识无限的拔高,俯瞰的云海化作群山,继而化作无垠大地,视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拔高。

这一瞬,天地在他的眼中褪色,山川黯然,天地无关,充斥天地间的色彩似乎一下全都消失了。

但只是刹那,他的眼前,又看到了颜色。

白、灰、黄、红、黑、蓝、紫……

霎时间,天地间好似成了一面色彩缤纷的彩色画卷。

‘道家灵机,佛门灵机,妖族灵机,阴煞鬼气,香火愿力…….还有,人的气机……’

安奇生环首四顾。

这无数道气机灵光他并不陌生,入静之时他时常能够察觉到。

但却从未如此清晰的看到这些气机。

这已经不单单是根植于天地灵气之上衍生而出的道,佛,妖,鬼,邪,香火之气了。

那一道道的气机,甚至于从山间奔跑的野兽,天上腾飞的鸟雀,以及大地上渺小若尘埃一般的人类身上升起。

没有例外!

天地无垠,大地浩瀚,此刻尽被这无数气机所充斥,所塞满。

它们彼此泾渭分明又彼此有所联系,于这天地之间,宛如一张无穷大的网络,涵盖了天地,包涵了一切。

一切有灵众生,不,甚至于无有灵智的草木沙石,似乎都在这一张大网之中笼罩着。

视线仍在不住的攀升着,好似无有尽头。

渐渐的,他已然拔升到星河之间。

之间那一道道环绕天地旋转的星辰之上,同样有无数道气机升腾而起,更远处的星河深处,同样如是。

这一张大网,好似贯穿了天地间每一个细微的角落!

天罗地网!

猛然间,安奇生心中泛起这么一个念头。

嗡~

似乎是刹那,又好似是许久许久之后,他都不知已经升腾到何种高度。

但他有预感,自己,已然攀升到了最高点。

一股无形而可怖的气机,在他的头顶上方酝酿着,无穷无尽的灵光气机的源头,就在此处!

他缓缓‘抬头’。

透过一层无形的壁障,他看到了一方无可形容的巨大世界。

那世界是如此之巨大,遥隔不知多么遥远的距离,他都无法窥探其全貌,却能感受到那煌煌无尽的金光挥洒。

而他所在的这方世界,似乎就在环绕这这方世界旋转。

每每旋转之间,就有道道不可形容之物被其牵引,吸走,吞噬。

不急不缓,却好似永无尽头一般。

这一幕,像极了他在玄星之上曾经看过的一个模拟视频。

那是一颗恒星被黑洞捕捉。

被撕裂,粉碎,好似喝汤一样吞下去的场景。

这一幕,与那一幕何其之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

他还想再看,心头陡升寒意,一声惊雷震爆于心头。

霎时间,犹如从天坠地,画面极度流转之间,已经回归肉身。

砰!

山巅摇晃,石块泥沙‘哗啦啦’的滚动起来。

黄狗一下受惊跳起,骇然看去。

就见自家老爷衣衫无风而动,七窍皆有血丝流淌而出,一头长发飞扬而起冲破了道冠。

“老爷!”

黄狗一下扑了上去,未等碰到安奇生,只觉一股无形巨力滚滚而来,顿时坑都没坑一声就被震飞数百丈。

划过一道抛物线,跌落群山之中。

“怎么回事?”

异邪道人匍匐在地,动也不能动,见到此景,却也是一惊。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隐隐之间,他感受到了恐惧,心中阵阵的悸动着。

呼!

经此一碰,安奇生才回过神来。

第一时间,他斩断了心头所有的杂念。

轰隆隆!

同时,一道响彻天地的雷霆炸响于空。

霎时间,群山震动,万灵惊惶,数千里之内飞腾于空的鸟兽几乎一下被震下高空!

一座座城池全都被惊动了,无数人茫然的看向穹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呼!

青都城中,三十三层舍利塔上,如意僧猛然睁开眼:

“又来了?这是谁?真是幽冥府君要现世了不成?!”

咔嚓~

天意教后院,天意真人一下捏断了水壶。

抬起头,眸光闪烁惊疑不定:

“几次三番,若是一次还可说是巧合,但接连发生…….幽冥又有大动作了不成?”

大青某处群山之中,一个白发老道正自坐于河边垂钓,听闻此雷不由的皱眉。

心中推演几次,松开手掌,长长叹息一声:

“天机本已紊乱,还几次三番,亏老夫还自号天机,如今,也只能算算几时下雨,几时雨停了…….”

“好险……”

看着碧空如洗的蓝天,安奇生缓缓松了口气,眸光一时黯淡下来。

再看向掌中那方祭坛的眼神,就变得凝重许多。

相比于可能得到的所谓功法秘籍,他最为关注的,自然是此界的天地之秘。

献祭了半个异邪道人的元神,他就是要一睹此界隐秘。

可惜,未看到全貌。

不过,惊鸿一瞥之下,他已经窥探到了不少此界的隐秘。

那散发着无尽金光,煌煌不可直视的大界,就是皇天界吗?

“天怒!这是天怒?!”

异邪道人猛然大叫一声,带着惊疑恐惧:“是你,是你引发了天怒?!你做了什么?这怎么可能?”

异邪道人心头震撼难言。

天地浩瀚无垠,人于其中何其之渺小。

纵然是元神真人可游走八荒四海,可横渡星空,采摘星辰之核,长生久视,但相比于天地而言,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元神真人的千年寿元,相比于天地,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被区区一个元神都未成就之人激怒?

古往今来十万年,他唯一听说过的天怒。

就是幽冥府君。

但幽冥府君十万年只有一个,此人,此人…….

“你是幽冥府君?!”

异邪道人脱口而出,被自己震惊到了。

是了!

如果是幽冥府君,那就说得通了。

以幽冥府君之能,没有法力也可以轻易复活,镇压自己。

也只有幽冥府君,能引发天怒!

“天怒,天怒…….”

安奇生却哪有心思理会他,心中喃喃诵念了几句。

猛然起身,拂袖间将那异邪道人,以及一旁生死不知的尸魁收起,踏步破空。

呼~

黄狗随之而起,踏空追逐而去。

轰隆隆!

安奇生离开不过片刻,这座小山突然一震,大片大片的泥土沙石夹杂着草木藤蔓滚滚而下。

整座山,竟于刹那间土崩瓦解!

…….

大青地处中部,四周尚有不少小国。

梁州北去三千里,就是绵延数万里的茗川山脉,茗川山脉更北,则是一片好似汪洋也似的漆黑沼泽地。

此处沼泽不知绵延几许,其中山峰都有不知多少,极目眺望,直似蔓延到天边一般。

其中不知有多少的野兽生活着,相互捕杀,展现出一幕幕赤裸裸的适者生存大戏。

此处漆黑沼泽之中泥水翻腾,好似烧开了的开水一般冒着一个个的气泡,热气,环境极度恶劣,人迹罕至。

只有一些搜集灵材的修道人士偶然才会路过此处。

轰隆隆!

穹天雷炸的刹那,此处沼泽之中陡生变化。

一声巨响之中,一道道泥龙裹挟着不知几千万斤的腥臭泥水冲天而起千百丈,似与穹天相连。

一眼望去,那道道泥龙如林般矗立,无比壮观。

一时沼泽汹涌,生存于沼泽之中的无数凶兽都发出恐惧惊骇的嚎叫。

更有不知几多的凶兽直接就被那一道道泥龙裹挟着飞上穹天之上。

又自落下,重重拍击在大地之上。

轰!

穹天之上云海翻滚,天象大变,不知何处来的乌云一下漫卷天地,笼罩了整个沼泽。

一道道雷霆电蛇舞动于乌云之中,似乎下一刻就要落下倾盆大雨。

那一道道泥龙似是失去了力量般溃散开来,无数泥水铺天盖地一般的拍下来,让无数凶兽发出哀嚎,恐惧的叫声。

咔嚓~

电蛇划破虚空,照亮黯淡的天空,映彻出其中一切。

只见那无数泥水滑落之后,露出了不知几千几万道笔直如剑的漆黑山峰。

无边沼泽震动,似有一只不可形容的巨大凶兽在颤动,在挣扎着。

那无数漆黑如剑耸立的山峰,赫然就是其毛发。

雷霆炸落,乌云翻滚之间,一道阴冷怒啸震动天地:

“古长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