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天行看到他手上抱着之前来提问的孩子,很快明白之前就是他让自己的孩子来做试探,再加上他本身的气质,他的身份不言自明。

方天行对他说道:“我的情节上追求自然纯粹,不带一丝烟火之气,而立意则是要让人们能够获得智慧,明白自己,知道事物发展的规律,理解各种不同文化,不同处境的人的想法,知道命运的无常,体会众生皆苦。”

“听起来不错,可是你又如何保证自己的写作不会出偏差,始终保持自己的初心呢?”那中年人又开口问道。

方天行早有准备的说道:“我无法保证自己永远不会改变,但是我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艺术层次是我的追求,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被自己讨厌的人。”

中年人点点头,对方天行说道:“我相信你所说的,你如果违背了今天的誓言,为了挑拨读者的神经,故意宣扬恶的一面,我不会留情,我会上报给银河系联邦,到时自然会有和谐管理局的人来对你进行限制。”

方天行淡然的对他说道:“好,我知道了。”

方天行知道这中年人的意思,是默许自己可以在五峰城继续传播自己的,不会阻止,也不会有太多的推崇。

其实这样已经足够了,方天行只要官方不会太干涉自己的创作,并不需要太多的支持,只要能让自己有相对宽松的创作空间就行了。

中年人在方天行的推荐位上随意的翻了翻,对方天行说道:“写的还不错。”

方天行点点头,送中年人离开。在五峰城推荐作品的这几天,忠实读者的数量也提升不小,对于方天行来说也是极为欣喜的成长。

方天行知道五峰城里也有人对自己不满,不过方天行只要他们不来找自己,也不会去找他们。不过自己不去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来找自己。

这不就有几个看起来就不怀好意的人走过来,他们走到方天行的推荐位上,张口说道:“这是你摆的推荐位吗?

清新马尾辫校花春日户外写真唯美动人

方天行点头说道:“对,是我的。”

听到方天行答应,那些人互相交流一下眼神,确认是对的人,然后他们立马开始对方天行的推荐位进行疯狂的打砸抢,那些宣传的画报直接被撕的粉碎。方天行连忙阻止,但当方天行举起手,还没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立刻躺下来,装做受伤的样子。

这些人一个个表演的还挺浮夸,不断的惨叫,还用番茄汁假装血液涂抹到早身上,看来演出经验还挺足,看起来像老手。

方天行当即明白他们的用意,这是要讹上自己了。有些躺在地上的人还掏出板砖想暗算自己,不过方天行只是双眼一瞪,目中射出的神光直接把他的板砖击的粉碎。几人顿时慌了,没想到方天行竟然这么厉害。

那个没倒下的人指着方天行说道:“你仗着自己的本事伤害普通人,我要去告你,给你寄律师函。”

方天行对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蔡,怎么了。我已经报警了,你可别想着要杀人灭口。”那姓蔡的一边后退一边对方天行说道。

方天行很快说道:“你们都是谁雇来的,看起来演技并不是很专业嘛?”

“胡说,我们是专业的群众演员,演过死尸,地痞流氓什么的都是信手拈来,演技过硬。”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不满的说道。

“别说话,你摊上事了,跟我们去警察局,这事不说清楚,咱们没完。”那姓蔡的一边跑的远远的,一边对方天行说道。

躺在地上的人看到领头的先溜了,一个个都立马爬起来,跟着那人离开。

方天行被这人给逗笑了,明明很胆小,却偏偏要学人来讹人,看来经验不足,演技也十分一般。不过他背后的人肯定不是善茬,肯定不只是安排这些人讹自己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后招,要是不能破解,肯定会掉进他的圈套。

随便把推荐位上收拾一下,不出方天行所料,很快那姓蔡的年轻人很快带着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出现

,他指着方天行对那警察说道:“他就是伤了我兄弟的人。”

方天行看着那警察,他也看着方天行,很快他对方天行说道:“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方天行也没有抗拒执法,对那警察说道:“好,我跟你走。”

那姓蔡的年轻人看到方天行一起上了警车,他们坐的时候都远远的避开方天行,深怕方天行会一言不发暴起伤人。

其实以方天行的修养,根本不会对这些小人物的想法放在心上,也不会轻易动怒。

车上还有一个女警员,只是她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僵硬的独自坐在靠车门的位置。别人想要和她说话,也没有得到回应。

方天行偶然看向窗外,心中越来越疑惑,因为警车走的这条路根本不是通向警局的路。

其他的几人也很快发

现这条路明显不是去警局的路,领头的蔡爷立马说道:“喂,我要下车,这不是去警局的车!”

“这是辆假车,根本不是去警局的车!”另外一个人也立马说道。

有人惹不住要跳车,“停车,这不是去警局的车,我要跳车!”他使劲的拍打车门和车窗,可是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开,往城市边缘开,今天谁都别想去警局。”那个开车的警员司机说道。

“踩,油门最大的踩!谁也别想下车了。”他恍若癫狂的说道,一边说一边笑,根本不理会他们的感受。

这时候,大家竟然发现那车门已经是被焊死了。“今天谁都别想去警局,车门我早已经焊死了,今天谁也别想下车!”那个开车的警员说道。

这时大家才发现另外一个警员根本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机器人,刚刚就是她用自己的机械手把车门焊死了。

有人想要破窗,却发现那窗户怎么也打不开,就连车门都已经被紧紧焊死,根本打不开。

“别白费劲了,这车窗是使用超级防爆玻璃制成的,就算你用炸弹也炸不开。”那个开车的警员笑着说道。